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叫一聲哥呗 BL

2018-12-20 17:12:06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叫一聲哥呗 第1節

    文案

    二十二歲的梁耀每天為生計奔波不停,掙的每一分錢都用在了莫穎瞳的身上。供他上學讀書,好吃好喝。他沒想過值得不值得,也沒時間想!他甚至都沒有覺得這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在他心底,莫穎瞳是他最親的人,他唯一的家人,他的弟弟!他就應該養着他,供着他!所有的辛勞付出都是應該的。也因如此,艱辛的生活并沒有讓他頹廢半分。在他看來,能照顧好自己的弟弟,看着他學有所成,是最滿足最有成就感的事。

    梁耀一度認為自己對莫穎瞳好是不求任何回報的,隻要他過的好就行了。

    可是,當那天他無意中聽到莫穎瞳跟雜貨店的老闆娘的對話,随即洶湧而出的不甘和憤怒!才讓他意識到自己原來一直期盼着莫穎瞳回報自己的是什麼?

    雜貨店老闆娘問莫穎瞳:“又來給你哥買啤酒?”

    莫穎瞳冷情的回答說:“他不是我哥!”。

    ‘他不是我哥’這五個字被莫穎瞳輕描淡寫又理所當然的說出了口,但聽進梁耀的耳裡卻如五雷轟頂。

    他一遍遍的問自己,即使不是親生的,這些年自己對他不好嗎?自己這麼辛苦的維持這個家就換不來他叫一聲‘哥’嗎?

    ^^^^^^^^^^

    梁耀是典型的糙漢,沒情趣沒情調沒小心思,過生日時猛然間被莫穎瞳問起有沒有生日願望,他撓了半天腦門後想到一個長久以來的夙願,眼神期冀的看着莫穎瞳說:“叫我一聲哥呗!”

    莫穎瞳回答他的隻有一個隐忍之極的表情……

    對于莫穎瞳的反應梁耀一如既往的困惑着……叫一聲哥有那麼難麼?他怎麼就那麼不情願?難道我對他還不夠好?

    冶豔冷情心機受撩彎直男的故事

    内容标簽: 情有獨鐘 娛樂圈 甜文 成長

    搜索關鍵字:主角:梁耀,莫穎瞳 ┃ 配角:葉紫,錢東森 ┃ 其它:癡情絕戀娛樂圈養成兄弟文

    第1章 第 1 章

    二零零零年盛夏的某一天,大梁村在炎炎烈日的籠罩下比以往安靜了許多。天氣實在太熱了,熱氣蒸騰的整個空間都顯得扭曲了。平時裡扯閑話、打嘴仗的老爺老太、大媽大伯都縮回屋裡躲涼快了。唯一還能聽到說話聲的地方隻剩村口的大槐樹下面了。幾個圍着一團下棋的老大爺一邊抹着腦門上不斷淌下來的汗液,一邊研究着手上的棋局。不遠處來了個送水的大娘隔老遠就粗着嗓門嚷嚷:“曬不死你們幾個老東西是不是啊?地裡的草拔完了?還學人家城裡人下棋?棋上的字認得全不?”

    “你個老娘們懂什麼?”搭話的大爺皮膚比較黑,頭發花白了,ji,ng神頭卻很足。大爺在梁家的輩分比較高,平時大家都尊稱他梁老太爺。老太爺回頭看了自家老娘們一眼,詫異的“嘿”了一嗓子後大聲質問大娘:“你怎麼就帶了一杯水?這麼多人怎麼夠?”真真是抖了一回好大的威風。

    大娘意味深長的瞥了一眼自家男人,很給面子的沒有發作,裝着不在意的回答:“一人一口先止止渴,下完這盤就回家得了,這大熱天的謹防中暑!”

    幾個大爺輪流着喝了水,注意力又全都放到棋局上了。一旁的大娘實在瞧不出什麼樂子來。又開始八卦了,說了幾個話題也沒引起幾個老爺們的興趣,大娘隻好使出殺手锏了。

    “哎!你們知道不?梁耀那小娃的事有眉目了,聽說上面來人了……”這回話還沒說完就有人接話了。

    “什麼時候來的?真把‘要來’接城裡去養?”問話的大爺手裡原本不停扇動的蒲扇都忘記扇了,專心的等着大娘的回答,這件事在村裡嘲了大半年了,一直不見有什麼動靜,不知這回又有了什麼眉目。

    “什麼‘要來’‘要來’的,人家去年就改名字了,把後面的來字去掉了……”。大娘一不注意就聊别的了,不難看出跟村裡的大娘大嬸們聊天,永遠都是一件冗長又沒效率的事。

    “扯那些玩意幹什麼?就問你?啥時候來的人?靠譜不?都說了八百回了也不見哪次真有動靜!”梁老太爺粗暴的問話方式成功的拉回了大娘跑偏的話題。

    “來的人這會正跟村長講話呢,聽村長媳婦說,要來他大伯也在呢,這回像是真的了”。大娘一時不慎也秃噜出了梁耀以前的名字,聽衆們卻集體忽略了她才剛糾正别人的錯誤,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目前對大梁村來說最大的新聞事件上。

    “來的人靠譜不?像不像人販子?”

    “我沒見着人呢?”

    “梁耀那麼小别被人拐了”。

    “小什麼啊!都十二了,過幾年就可以娶媳婦了。”

    “要來真去城裡的話,以後不得娶個城裡媳婦…………”,話題很不幸的又扯到了村裡人老生常談的娶媳婦問題上了。大梁村的閑适和淳樸充分的從村名閑話家常的神情和話語中體現出來,放眼望去這個傍着大梁山的小村莊除了農田和樹木,晃動的都是稀稀落落的人群和家禽,連一輛汽車都沒有,離這最近的車路隻通到鎮上。但是偏僻貧瘠落後并沒有讓這裡的人們看上去多麼的不幸,大家辛勤的勞作着,互相照應着,反而處處透着溫情。

    村子的另一頭,梁耀頂着日頭拔着玉米地的草。奶奶在的時候就告訴他,地裡種了莊稼就不能有雜草,誰家地裡有雜草誰家裡的人就是懶漢!梁耀最不想當的就是懶漢,懶漢也是村民最厭惡的人。梁耀是1988年出生的,他出生那年父親已經35歲了。梁耀的父親是殘疾人,據說是在一場火災中為了救人落下的殘疾。此後一直娶不到媳婦,直到三十四歲時碰到梁耀的母親,他母親那會才十八歲,正是崇拜偶像的年紀,偶然聽說了梁耀父親的英雄事迹,就吵嚷着要嫁給他。因為梁耀母親的任性,梁耀出生了,梁家後繼有人了。

    後來的事情就不太美妙了,梁耀的名字是奶奶娶的,大字不識一個的老太太卻專橫的很,非說孫子是自己向菩薩要來的,名字就得叫‘要來’!梁耀的母親生完孩子就後悔了,家裡沒有勞動力,各種苦活累活都壓在她身上,孩子還小日夜都得照顧。梁老太太又是典型的封建思想,重男輕女、以夫為天,整天監督着梁耀母親的一舉一動,不準她串門,不準她跟小夥子說話,甚至在梁耀母親哼歌的時候說她不守婦道勾搭人!

    在梁耀滿周歲的時候梁耀的母親離開了大梁村,她在大梁村呆了兩年,生了一個兒子,後來再也沒有人有她的消息。

    梁耀的父親在他七歲剛上一年級的時候也去世了,梁耀放學回家的時候,看見奶奶把父親平時睡覺的床褥搬出了房間,從褥子裡飄散出一股濃烈的惡臭,這股熟悉的惡臭和父親一樣要徹底從他們家消失了。七歲的梁耀在奶奶看似麻木的表情裡看出了無盡的心酸,他懵懂的跟着奶奶的腳步,看着奶奶把父親生前的東西堆在一起,劃着一根火柴想引燃那堆東西,燃燒的火柴在奶奶幹枯的手指間燃盡了也沒有點燃那堆泛着惡臭的床褥、衣物。

    奶奶扔掉手裡燃盡的火柴棍,又劃燃一根繼續引燃那堆東西。如此重複了五六次,總算有一小簇煙火從衣物堆裡升騰起來。一直沒開口說話的奶奶,在火光的映照下突然開口絮叨起來;“早知道你爸走這麼早,當初就該哄着你媽過完這幾年……你爸最舒心的時候就是你媽在的那兩年……我就是想教她怎麼當個好媳婦,她還跑了,不守婦道!”說到這奶奶憤怒了,開始語無倫次的罵罵咧咧,罵的對象全是梁耀的母親,那位隻在他們生命裡出現過兩年的人。梁耀奶奶一生有多少積怨?又有多少怨不得怪不得?唯一不願遷就的人可能隻有梁耀的母親。

    七歲的梁耀經常聽到奶奶咒罵自己毫無印象的母親,奇怪的是他不但沒有怨恨自己的母親,反而覺得母親的出走是正确的,他總感覺奶奶會吃人,最想吃掉的人就是出走的母親。

    後來在無盡的勞作中,奶奶又變得沉默了,直到半年前她也走了。

    梁耀在孩童時期就經曆了大部分人大半輩子才會經曆的生離死别,照理說他的性格應該會很yin郁,可結果卻恰恰相反,他很健康很活潑,像極了他那生活不能自理卻整天樂呵呵的父親。

    梁耀是孤兒,村長把他的情況反應給了上面,沒想到還真有回音,說是城裡有一家人願意收養梁耀。具體是什麼人家也沒人清楚,大家對城裡人的印象就是有錢、穿的體面、吃的講究。

    十二歲的梁耀自己會洗衣服、做飯,地裡的農活也全會幹,砍柴、喂豬也做得來。他曾跑去告訴村長自己不需要人照顧。可村長說得找個願意給他交學費的人。梁耀小學畢業考試數學、語文都得了八十幾分,老師還誇他成績好,他打心底也想繼續上學。于是,他開始期待那個會給他交學費的人真的會出現。

    梁耀從大伯那裡知道今天又有陌生的人來村裡了,大伯說應該是為他的事來的。大伯沒讓梁耀跟着去,上面已經來了好幾次人了,也不知道這次靠不靠譜,家裡的農活可不能因此耽擱了,别到最後城裡沒去成,糧食也沒種好,吃的都沒有了。

    小吳已經來過大梁村好幾次了,都是為了梁耀的事,要了解情況、要審批、要辦手續,一切都弄妥了他總算松了一口氣。跟梁耀的大伯商量好後,小吳去梁耀家找人,破敗的青瓦房裡光線暗沉,小吳仔細看過後确定梁耀沒在屋裡,又四處去找人,尋找到玉米地的時候看見梁耀蹲在泥土地上、頂着烈日勤勉的勞作着。

    那一刻小吳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一件能改變小小少年命運的好事。

    “梁耀!”聽見有人喊了一聲,梁耀呆愣了一會才意識到是喊自己。名字雖然改了,但村裡人喊‘要來’習慣了,沒幾個人會喊他梁耀。

    梁耀回頭就看見了那個喊自己梁耀的人,一個穿着白襯衫、西裝褲手裡拿着文件夾的青年男子,看起來比學校的老師更講究更有派頭。梁耀答應了一聲就住嘴了,他呆愣的看着小吳,等着對方的吩咐。

    “梁耀快回家換身衣服,你的領養手續都辦好了,一會就跟我走,我們要快點才能趕上火車!”。小吳工作效率高,對他來說梁耀的事就是上面吩咐下來的一份工作,越早辦完越早交差。

    梁耀下意識的哦了一聲,擡腳往外走的時候,順手把拔過的雜草也帶了出來,他心裡還想着奶奶的話:“拔過的草可不能留在地裡,如果留在地裡它們還能繼續生長!”

    接下來的事就發展的比較迅速,梁耀從地裡回到家,就被大伯叫去河裡洗了個澡,回到岸上的時候就被小吳兜頭套好了衣服,然後小吳拽着他走向村口。

    十二歲的梁耀開始慌張,這就要離開了?就這麼離開?這麼快就走了?他說不出自己是什麼感覺,害怕還是留戀他也弄不清楚,總覺得自己應該要再回家一趟,告訴大伯幫自己看一下家,再把地裡的活拜托給誰,還該拿上自己别的衣服……

    梁耀稍稍掙脫了一下,小吳詫異的扭頭詢問:“怎麼了?”

    “就……走了?”梁耀不敢對這位看起來很有派頭的城裡人提要求,含糊不清的問了一句就沒底氣了。

    “對啊!走了啊!我們得趕火車,你家裡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需要帶上吧?”小吳的話問住了小梁耀,家裡還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可是……可是什麼梁耀也想不明白,他此刻隻希望通村口的路長點、再長點。

    梁耀不知道什麼叫離别,也不知道該怎麼道别,但是他惶恐現在這種感覺,要離開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熟悉的生活方式。對以後的茫然和陌生讓他恐懼,他從一開始的順從漸漸變成抵抗,腳步拖拽着緩慢的邁動腳步,每一步都好似要停下來不走了。梁耀的行為在小吳的眼裡隻是小孩不懂事怕生,畢竟帶他離開大梁村對于梁耀目前的處境來說算是救贖。

    拖拖拽拽的兩人還是行到了村口大槐樹下,原本應該空無一人的地方,此刻站滿了人。十二歲的梁耀還沒有被人如此重視過,見大家都聚集在一起還在想着誰家又有什麼喜事了?直到村民全圍攏過來七嘴八舌的囑咐他,小梁耀才意識到大家是在給他送别。新禦宅屋

    梁耀惶恐的心在大家或關心或擔憂的囑咐中慢慢平靜下來,大家的話像指路明燈一樣,讓他對即将面對的生活有了大緻的應對辦法。比如,大娘說隻要聽話别人就會喜歡你。老太爺說上課認真聽講老師就會喜歡。大嬸說在别人家勤快一點,不要偷懶、多做家務就不會惹人厭煩……還有,要愛幹淨城裡人講究。少吃一點,城裡人吃的少。嘴巴甜一點,長輩都喜歡有禮貌的孩子…………等等!

    梁耀認真的聽着,逐一回答着“恩、我知道了、我記住了、我會的、我會聽話的,”在絮絮叨叨的話語中慢慢前行,漸漸脫離人群的包圍踏上屬于他一個人的旅程。

    梁耀緊随在小吳的後面大步朝前走着,大梁村在他身後變得越來越小,大槐樹下的人們也模糊的看不清了。梁耀的眼睛酸澀卻沒有眼淚掉下來,父親在世時對梁耀幾乎沒有什麼要求,隻鄭重其事的告訴過他一句話:“‘要來’眼淚不能流給别人看,隻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才能流淚”。至于為什麼眼淚隻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才能流,梁耀也沒弄明白,他隻是記住了父親的話并照着做了。

    翻過大梁山大梁村就徹底看不見了,梁耀和小吳正走着突然聽到從大梁山頂上傳來一聲蕩氣回腸的大喊:“梁耀來——”。

    這聲音對于梁耀來說再熟悉不過了,正是梁天賜那小子的聲音。梁天賜從小和梁耀玩到大,兩個人的關系好到同穿一條褲子,梁耀想起梁天賜早上就上山放牛了,難怪剛才不見他人。

    梁耀對着山頂上好友那小小的身影喊道:“天賜——我走了——你幫我看着點我家的果樹——以後果子都歸你管——”

    “好啊——你小心點别被人騙了——我念完初中就出來找你——”山頂上傳來梁天賜的回音。

    “我走了——”,梁耀感覺自己不能再多說了,忍不住了。他強壓下不舍和難過,大力的對着山頂上的好友揮舞着右手,山頂上的小小人影也揮動着手臂回應着他。

    梁耀強忍着不哭,一旁的小吳卻被這一幕幕感動的流淚了。

    第2章 第 2 章

    十二歲的梁耀在被小吳帶出大梁村之前,最遠去過的地方就是隴山縣城,并且是走路去的。

    還是去年的事,梁耀的奶奶也從生産隊裡拿了幼蠶回家養,等蠶作繭的時候,不知道她從哪聽說縣城裡收蠶繭的價格比鎮上的高,于是她就帶着梁耀背着蠶繭大清早就開始往縣城裡趕,兩個多小時才走到縣城裡,梁耀卻一點沒覺得累。縣城裡的每一個地方都很稀奇看得梁耀迷了眼、昏了頭,怎麼看都看不夠像是走進了電視裡的世界。

    他至今都清楚的記着那天在縣城裡看到的所有景象,跟人講話的時候會津津樂道的述說那天的發生的所有事情。例如;在玩具店的櫥窗裡看見一個很大的玩具火車了,跟電視裡火車的樣子一模一樣。還看見一位穿高跟鞋的女士扭到腳了,自己躲後邊偷笑。還看到能飛起來的氣球,而且大氣球裡面還裝了一個小氣球……等等。其中他最愛吹噓的事情就是奶奶給他買了一碗酸辣粉,他不止一次的在梁天賜的面前描述自己吃到那碗酸辣粉的經過。奶奶的蠶繭比在鎮上賣出的價格高了不少,她一高興就在街邊給我買了一碗酸辣粉。酸辣粉是褐色的跟樹幹的顔色差不多,粉很粗大概有我小拇指那麼粗,咬上去很彈像泡泡糖一樣好吃……他也記得梁天賜那羨慕的眼神,可是,已經跟天賜分開了,不知道以後還會有誰聽自己講那天的事?

    這一次梁耀從鎮上到縣裡隻花了半個小時,因為小吳帶着他坐汽車了。坐汽車的感受讓他覺得又新鮮又美妙,他不停的扭動着腦袋,看看外面的風景,看看車上的人們,再看看司機c,ao作方向盤,感覺還沒好好享受汽車上那不停晃動的樂趣,車就到站了。他僅僅看過一次就銘記在心的隴山縣城再次出現在他眼前,依然是繁華的讓他眼花缭亂。

    小吳輕車熟路的直接帶梁耀去了長途汽車站,他們得再搭汽車去市裡才能買到去古都的火車票。途中路過那家賣酸辣粉的小攤,梁耀能清晰的回憶起自己坐在哪個位置上吃的酸辣粉,還有奶奶坐在對面因為看他吃的香甜而微笑的臉。

    梁耀突然想起奶奶隻買了一碗酸辣粉全被自己吃了,他在心裡對自己說;‘那時候應該也讓奶奶嘗嘗酸辣粉的味道才對’。

    梁耀和小吳趕到火車站的時候天都快黑了,梁耀以為得在火車站過夜了,看到小吳買了票出來他還傻傻的問了一句:“火車晚上也開嗎?”

    小吳好笑的回了一句:“傻小子”後,就沒再說别的了。火車站各處都滞留着站着、坐着、甚至是躺着的人,裡面龍蛇混雜什麼人都有,小吳十分警惕的拉着梁耀往候車室走去,途中幾次被人拽住胳膊問“你們買到票了?是不是認識熟人?幫我也買一張啊!”還有好些個穿着破舊舉着掉漆的瓷杯的老人盤旋在他們周圍,直到安檢口才放棄跟随他們。

    小梁耀看着那些老人無功而返有些于心不忍,小聲的問小吳:“他們是乞丐嗎?”

    “恩……怎麼說呢,他們确實是乞丐,但不是值得人同情的乞丐,你看!”過完安檢口,小吳指着後面的人群讓梁耀看。梁耀回頭就看見了剛才還不停扮可憐求施舍的老人們,此刻正圍成一團,一邊大口的吃着白面饅頭一邊還不停的商量着什麼,絲毫沒有了讓人憐憫的哀戚之色。梁耀在那一刻想起了梁天賜的囑咐:“你别被人騙了”,他在心裡想着自己剛才差點就被騙了,城裡果然有騙子有壞人,想到這他突然有些害怕,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遇上騙子,遇上了應該怎麼辦?

    此刻的梁耀還不清楚,他害怕的隻是自己心底深藏的無依無靠的感覺。

    在候車室等到檢票過後,梁耀緊跟着小吳進了通往火車站台的通道。身邊的人提着、背着各種大小的包裹,有些人甚至連脖子上都挂着包裹,即便如此他們的腳步卻邁的飛快,梁耀知道早點上火車就能搶到一個好位置,以前在大梁村他聽過很多外出打工的人聊火車上的事,内容除了火車有多長跑的有多快外,就是搶位置的事了,那些搶到好位置的有地方坐能好好休息,沒搶到位置的隻能站十幾個甚至二三十個小時。想起這些的梁耀不由的加快腳步往前跑去,他瞄準着旁邊扛着一床棉被出行的胖大叔,心想着自己一定不能落在他後面。

    小吳對梁耀的印象很好,就像他對莫先生描述的那樣,梁耀是一個懂事到讓人心疼的孩子,不善表達卻總是顧忌别人,眼神裡不時的透露出無盡的單純和真誠,像是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一般引人珍視。小吳此刻見他神色慌張的在人群裡疾步前行,單薄的身軀不斷閃避着左右慌忙趕路的人們的碰撞,卻并沒有回頭尋求自己的幫助,年僅十二歲的孩子卻讓人感受到了他的堅強和獨立。

    “梁耀,你跟着跑什麼?”小吳一把抓住梁耀的後衣領子阻止了他奮力前行的腳步。

    “得搶位置啊!”梁耀回頭焦急的回答,這麼一耽誤眼看着那位扛着棉被的胖大叔跑不見影了。

    “傻小子,你真傻啊!我們可是買的卧鋪票,搶什麼位置?。”小吳把火車票遞到梁耀的眼前,還沒等他看個明白,胳膊就被匆忙奔走的人們撞了好幾次,小吳擔心火車票被撞掉了隻好收回手把票揣進了包裡。

    “哎?”梁耀納悶的哼了一聲,一時竟然顯露出孩童好奇心重的本性來,倒是比平時乖巧懂事的樣子可愛多了。小吳安撫性的拍拍梁耀的肩膀,再搭着他的肩不慌不忙的朝前走着。邊走邊對梁耀說:“火車票一會上火車了可以慢慢看,你告訴叔叔有沒有什麼想吃的東西?我準備買些吃的喝的帶到火車上。”

    梁耀本來就話少,這些天跟小吳說話都是對方問一句他答一句。以前在大梁村對長輩的稱謂都是奶奶教的,大媽大嬸大伯大舅的稱謂倒是叫過不少,卻從來沒有叫過誰叔叔,叔叔的稱謂在梁耀的認知裡是很洋氣的稱呼,他默默的告訴自己以後就得叫小吳’叔叔’,小吳看起來就是很洋派的人。

    “問你呢?有沒有想吃的東西?”小吳晃了一下梁耀,看他茫然無措的表情就知道這問題不會得到正面回答。

    “我沒有想吃的,叔叔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梁耀小小聲的回答了一句。

    “哈哈哈哈……,這還是你第一次叫我呢?”,小吳擡手撥弄了一下梁耀的腦袋,把他的頭扒拉到自己的胸口揉了揉,真是一個讓人心疼的老實孩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适應今後在莫家的生活,莫家那位少爺會不會為難他?

    小吳搖了搖頭,甩掉對梁耀的擔憂,自己也隻是一個小助理,哪有本事管莫家的事啊!

    這是梁耀第一次乘火車,經曆的所有事都讓他陌生又新奇。在站台上看着火車慢慢行駛到自己面前再緩緩停下,他仔仔細細的端詳着火車的樣子,仰着脖子朝車尾看過去,在心底默默的贊歎了一聲:‘還真的是長到一眼望不到頭’。

    小吳饒有興趣的看着梁耀的反應,等他看的差不多了,才拽着人朝卧鋪車廂走去。梁耀瞅見硬座車廂門口排着長長的隊,乘務員不停的大聲呵斥着試圖cha隊的人。

    等上了卧鋪車廂,梁耀徹底傻眼了,車廂裡的環境跟在大梁村聽到的描述簡直是天壤之别。沒有人疊人、人踩人的擁擠場面,也沒有鋪着報紙睡在地上的人,每個人都有一張床,還有能收放的小桌子小凳子,甚至還鋪了地毯!

    小吳輕車熟路的找到床位,放好行李後就招呼梁耀過去吃點東西,他買了罐裝的八寶粥和一些幹果。梁耀雖小但還是感覺到了自己的生活可能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小吳要帶自己去的人家,肯定不是普通的家庭,至少有一條可以肯定,那家人一定很富有。

    “感覺怎麼樣?坐火車好玩嗎?”還是小吳先挑起了話題。

    “我以前隻去過隴山縣,沒坐過火車……不過我在村長家的電視上看見過火車,也在隴山縣看見過玩具火車……可是,我見的火車都有煙囪……這個沒有”。梁耀遲疑的說着自己想到的話,中間停頓了幾次見小吳沒有接話的意思,隻好繼續往下說,直到把小吳逗樂了才住了嘴。

    小吳伸手拍了拍梁耀稚嫩的肩膀伴着笑聲說道:“你個傻小子逗死了,有煙囪的火車早淘汰了,現在這種火車跑的快噪音小不比以前的好?”

    “好是好,就是……跟想的不一樣,也沒什麼,我不懂這些。”梁耀無措的撓了撓頭,滿含歉意的看着小吳,怕自己說錯話惹對方不高興。

    小吳看着梁耀的反應,心裡既酸楚又難過,這麼乖巧懂事的小孩即将進入莫家生活,想想真是令人擔憂。

    “梁耀,以後你在新家裡生活,不要像現在這樣膽小,該吃吃該喝喝不想說話就不說,想來也沒人會為難你一個小孩的!”

    “恩!”梁耀一時理解不了小吳的意思,但他知道小吳是在提醒他就乖巧的應了一聲。

    此時小吳剛好吃完了一袋幹果,梁耀立馬起身去扔空出來的包裝袋。小吳看着他憨厚老實的背影,莫名的擔憂更深重了。

    第3章 第 3 章

    梁耀第一次踏上古都這座城市帶給他的震撼正應了那句話“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高樓林立、車水馬龍、燈火通明用這些詞描述大都市的繁華也隻是寫實而已,梁耀站在看不見丁點泥土的街道上局促不安的打量着全然陌生的四周。身旁不停穿梭着衣着光鮮身姿靓麗的都市人。他們有的目視前方疾步前行不做停留,行動上的幹練無不顯露個人的自信和才能。有的在光潔的街道上閑庭信步猶如行走在自己家的庭院中,不難看出他們對這座城市的熟悉和喜愛。

    而小梁耀隻覺得自己與這座城市格格不入。四處投s,he過來的光亮讓梁耀極不适應,他生性腼腆昏暗的光線能帶給他安全感,隻見他快速的掃視了一下四周,擡腳便往近處的樹蔭下走去。

    “梁耀!别亂動!小心走丢了!”在便利店打公共電話的小吳一直密切的注視着梁耀的舉動,見他無故走動立馬出聲提醒。

    此刻,梁耀正好走到樹蔭下,大半個身影都在樹影的籠罩中,于是他安心的站在那不動了,并且回了小吳一個羞赧的微笑。梁耀這小孩身上總有一股奇特的莫名讓人安心的特質,小吳就是被這特質感染的人,見他站着不動就放心的打電話去了。

    大概等了兩分鐘後,小吳挂了電話走了過來。他安撫性的拍了拍梁耀的肩才開口說話:“莫家的車一會就來接你了”。

    梁耀這小孩平時愚鈍、木讷,唯獨對離别很是敏感。聽小吳如此一說,他關注的不是自己将何去何從,反而立刻擔憂的詢問小吳:“叔叔你要走了嗎?”

    “我走哪去?我家也在這,咱們以後還得經常見面,隻是不住在一個房子裡!”小吳大學畢業就在莫先生身邊當助理,每天跟各種路數的人打交道的他最會的就是哄人開心。

    “啊!太好了!”梁耀瞬間舒展的眉頭讓小吳很是欣慰,這孩子真是重情義,短短的幾天接觸下來,小吳打真心喜歡梁耀這小孩。他算着時間不多了,在包裡掏出紙筆寫下自己家的地址和座機号碼鄭重其事的交到梁耀手裡。

    并語重心長的對梁耀囑咐:“這上面寫的是我家的地址,以後遇到麻煩事就來找叔叔,莫家人對你不好也要告訴叔叔,叔叔雖然養不起你,但把你送回大梁村還是可以的!”

    梁耀小心翼翼的接過那張小紙條,心裡暖烘烘的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小吳又從錢夾裡掏出十幾塊零錢,把錢悉數放到梁耀的手掌心裡,鄭重的交代道:“這錢你一定收好了,不到關鍵時刻可别亂花!以後有事找我就用這錢打電話給我,打電話兩毛錢一分鐘你可别多給!”

    梁耀以前幾乎接觸不到錢,見過最多的也就幾角幾塊錢,突然有人拿給他一疊錢,他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茫然無措的愣在那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

    “快收好了,也沒多少錢,不要有心理負擔,以後照顧好自己,我有機會會去看你的,以後在莫家好好生活,盡量離莫家那位小爺遠點,凡事别跟他一般計較!”就說話的這會功夫一輛低調的黑色奧迪從遠處駛來無聲的停在了他們站立的路邊。

    從車上下來一位身材高大、面色冷峻、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沒等中年人開口說話,小吳立馬彙報道:“東森哥好!事情都辦妥了,這就是那孩子,名字叫梁耀十二歲了!”

    “恩,上車吧!”來人朝梁耀一點頭,回手拉開車門筆直的站在一旁。新禦宅屋

    梁耀呆愣一旁,小吳連忙推着他坐進車裡,小吳在抽身離開的時候又囑咐了梁耀一句:“有事記得給我打電話!”梁耀還沒組織好跟小吳道别的話,車門就在小吳退出去後‘嘭’的一聲立刻關上了。‘東森哥’關好車門幾步跨進車裡,訓練有素的發動車子駛離了當場,梁耀在後車座上回頭的功夫,車子就開出去百米遠了,小吳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街頭。

    誰會懂你的不舍?誰會在意你的不舍?梁耀手中緊緊握着小吳給的紙條和錢,那是他此刻最重要的東西。

    莫家并不是什麼富豪,唯一顯赫的是莫先生的職位,古都政壇重要官職裡有他的名字!在古都的地盤上影響力大到無人能及。莫先生真名莫中華,今年已經五十多歲了,為人十分低調,平時不但鮮少交際,更是不願與人接觸,其中原由外人不得而知。

    梁耀被帶到莫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了,莫家給梁耀的感覺很靜谧很陳舊,房子是獨棟的别墅造型很古老四周的草木也生長的過分茂盛。房間的陳設一流的古樸木質家具,樣式也全是老家具的樣式。八仙桌、高背椅、圈椅、圓凳、屏風實木地闆、連樓梯也是實木的。目之所及的地方全是中式裝修。梁耀懵懂的跟着東森哥走進莫家客廳,見一氣度威嚴、神情肅穆的長者獨自坐在八仙桌旁看書,手邊有一杯冒着騰騰熱氣的茶。

    “到了”。長者在聽到腳步聲後,視線從書本上移到兩人身上,隻意味不明的說了這麼兩個字,連語氣都平淡到讓人看不出他任何的情緒。不知道他這兩個字是問候還是疑惑。

    “恩”。梁耀老實的應了一聲,權當他是問候。

    東森哥卻一彎腰、一低頭、一改此前的沉默寡言,條理清晰的陳述着:“耽誤莫先生休息了,本來是打算明早再把人接過來的,但是莫先生您的行程有變動,明天一早就得出去,所以……”

    “好了,我知道了,你也趕緊回去休息吧!”莫先生揮了揮手,東森哥就悄然離開了。

    看到眼前一幕的梁耀暗暗在心裡緊張着,不知自己将要被如何對待,他隻愣愣的望着莫先生,一臉認命的表情像是在聽候發落。

    “孩子你餓不餓?”莫先生突如其來的問題顯然不在梁耀的預測範圍内,他本能的點了點頭。

    “我去給你下碗面,你坐着等一會”。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威儀的莫先生都轉出了客廳進了廚房,梁耀也沒弄明白事情的發展怎麼會是這個方向?難道不應該是讓他走開别打擾莫先生自己休息嗎?

    不一會莫先生給梁耀煮好了面端了出來,驚訝的發現梁耀居然還站在剛才的位置沒動,連姿勢都沒變動過。

    “這傻孩子,傻站在那幹嘛?累不累啊,趕緊過來趁熱把面吃了。”莫先生此時的動作、神情瞬間讓梁耀感受到久違的關愛,心裡的陌生感消除了大半。聽話的坐過去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

    兩個人誰也沒有開口說話,小的專注的一口接一口的吃着面,大的嘴角噙笑專注的看着小的吃面,畫面很是祥和。

    待梁耀把面吃完把湯喝光後,原本不認識的兩人開始變得融洽起來。梁耀吸溜完最後一點面條後,很自然的對莫先生咧嘴一笑,莫先生也回以一笑。小孩的笑很單純,對誰笑就是喜歡誰,莫先生自然知道自己得到了梁耀的好感。他欣慰的伸手拍了拍梁耀的肩,語氣輕松的對梁耀說:“孩子你以後就住這了,你可以叫我莫叔叔也可以叫莫伯伯随便你。我想你也累了,房間早就給你準備好了,一會洗個澡好好睡一覺!。”新禦宅屋

    “恩”,梁耀順從的點點頭。

    看得出莫先生很喜歡梁耀,他身上屬于農村孩子的質樸和天然讓他有種久違的親切感,好像找回了自己遺失的過去。

    隻可惜過去已逝,再難追回!

    莫先生很自然的牽着梁耀的手,帶他去看整個房間的布局,所有有門的地方他都會推開門給梁耀看房間裡的擺設,他站在門邊給介紹房間的功能。書房、健身房、更衣室、保姆房、雜物間和娛樂室的存在又讓梁耀驚詫不已,在他十幾年的認知裡,房間就是用來吃飯、睡覺的!

    洗手間和浴室的裝修和整潔程度也讓梁耀大開眼界,他看着那雪白雪白的馬桶,很難想象自己在那上面方便會是什麼的樣子。

    在轉悠到樓梯口的時候,梁耀的眼睛不知覺的就被扶梯上雕刻的繁複花紋吸引了注意力。

    莫先生站在一旁淡然的往樓上看了一眼,再轉頭對梁耀說:“我兒子莫穎童住在樓上,你要是感興趣以後可以上去玩,今天就算了,早點休息要緊。”

    “恩”,梁耀一邊答應一邊用力的點着頭,生怕莫先生沒聽見自己的聲音,隻好用動作來彌補。他以前總被村裡的長輩說聲音小、話少不惹人喜歡。此刻,他很不想莫叔叔也會覺得自己不讨人喜歡,他不是成年人為了巴結大人物故作姿态的讨人喜歡,他隻是覺得莫叔叔對自己很好,不能讓他對自己這個人有所失望!

    莫中華把梁耀安排在事先準備好的房間,告訴他房間電燈開關的位置,幫他把床上的被子鋪開,還從衣櫃裡拿出了一套新睡衣遞到梁耀手上。一切都安排妥當後,莫中華祥和的笑着對梁耀說:“好好休息,有什麼事就叫我,知道我的房間位置吧?”

    “恩”。在恩完後可能覺得回答的太簡單了,又立馬大聲的說“知道!”。憨态可掬的樣子徹底逗樂了莫中華。

    莫中華興之所至的想逗逗他,于是轉身随口問了一句;“孩子你覺得叔叔像壞人嗎?”問的時候隻覺得有趣,問完又很期待聽到梁耀的答案,來自一個簡單、質樸的農村孩子的評價想來會跟其他人有所不同。新禦宅屋

    梁耀卻覺得這個問題很重要,莫叔叔人那麼好,自己一定要把對他的好感通通表達出來。

    奈何不善言辭就算了,還說一口蹩腳的普通話,這幾天就沒怎麼跟人說過話,面對小吳的時候一直都說的方言。此刻越是想表達越找不到措詞還結巴個不停;“叔叔……不像壞人,不像壞人……一點都不像壞人……”,為了加大這句話的肯定力度,兩隻手像通了電的電閃葉子一樣擺個不停。

    莫中華見狀難道的開懷一笑,那笑容從嘴角一直擴散到心底,甜絲絲的回蕩在他周身各處。此刻難得的愉悅真是千金難求!

    第4章 第 4 章

    莫中華在一次偶然的工作中,查閱了一份資料,他從資料裡了解到一位農民救火緻殘的事迹。他本想将資料上的人列為‘平民英雄代表’,卻不幸得知梁耀的父親已故。他從未見過梁耀的父親,隻是在資料裡見過他的照片。照片上的人粗犷的臉龐上是平和、堅毅的表情,眼神澄澈、幹淨,傳遞出無限的善意。

    一看就是個好人。

    莫中華的境遇着實羨煞旁人,出身微末卻平步青雲,現如今已身居高位數年,受人尊崇、恭敬地位超然! 可在了解到梁耀父親的事迹後,他内心唯一的感覺竟然是羞愧,這羞愧最終成為了他收養梁耀的動機。

    十二歲的梁耀當然不會去想自己如此颠覆性的境遇究竟為何。現在的他正在浴室裡完成他人生第一次高規格的洗浴。淋浴跟浴缸此前他都沒用過。還在大梁村的時候,男孩整個冬天幾乎不洗澡,夏天洗澡也是在河裡解決。女孩全都是在家裡的大木桶裡洗澡。也就是說梁耀才知道原來洗澡還能洗的如此舒适、講究!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