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軍戶小娘子

2018-12-25 17:36:16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軍戶小娘子

    作者:月生春秋

    文案

    江南的小家碧玉随父充軍到北方邊城,軍戶家的小娘子在絕境中,也要掙紮出一條幸福之路

    公告:本文将于4月28日完結倒v

    内容标簽:情有獨鐘 女強

    搜索關鍵字:主角:宋芸娘 ┃ 配角:宋氏一家人,許氏一家人,蕭氏一家人等 ┃ 其它:

    ==================

    ☆、張家堡的早晨

    村頭的老公雞剛打了第一次鳴,宋芸娘便起來了。她穿上改制過的爹爹的舊衫,簡單紮了個男子的發髻,帶上青色頭巾,未施粉脂的鵝蛋臉上,襯着那雙熠熠生輝的眼眸,微抿着雙唇,就有幾分翩翩少年的模樣了。略不合身的舊衫套在身上,越發襯得身材單薄,倒剛好像正在抽條兒的少年。

    宋芸娘輕輕走到爹房間門口,探頭進去看了看,爹爹和小弟荀哥一大一小兩個人,頭并着頭,睡得正香,荀哥更是将一條腿擱到了爹爹的肚子上。新禦宅屋

    宋芸娘笑着搖了搖頭,蹑手蹑腳地走到炕邊,将荀哥的腿輕輕挪開,小心翼翼的避開爹爹的傷腿,又輕輕給兩人掖好被子。

    室外夜涼如水,一輪明月正當空,發出慘淡的白光,照着這個矮小的、破舊的小院。薄薄的月光透過窗,照在爹爹的臉上,芸娘看着爹爹眉頭緊鎖、滿臉憔悴,似乎在睡夢中也仍是憂心忡忡,愁容滿面。

    宋芸娘便來到廚房,煮了一小鍋小米粥,趁小米半熟的時候撈出,裝入一個小瓦罐,然後埋在有火的竈灰裡,又在鍋裡炕了幾個黑面饅頭,用火的餘溫熱着,想着一兩個時辰後,爹爹和荀哥起來剛好可以就着熱乎乎的饅頭喝着熱騰騰的粥,這才悄悄退出院子,輕輕合上院門,沿着長長的巷子向村頭走去。

    天剛露出魚肚白,整個張家堡還籠罩在一片沉沉的霧霭之中。雖然隻是初秋,但畢竟是北方,再加上舊衫實在是單薄,風吹在身上便也有了幾分刺骨的寒意。“等熬過了這段日子,該給爹和荀哥添置棉衣了”,宋芸娘緊了緊衣襟,不覺加快了腳步。

    長長的小巷兩旁密密的排列着和宋芸娘家一模一樣的破舊的、低矮的小院,這裡住的都是梁國地位最低下、最貧賤,也最窮苦的軍戶。他們有的自祖上就是軍戶,被朝廷遷到這裡後便紮根下來,世襲着軍籍;有的本是平民,因家貧被招募為軍戶;有的則和宋芸娘家一樣,因犯罪而被充軍到這個邊陲小鎮。

    最開始的張家堡隻是一個有着幾十家村民的自然小村落,叫張家村。後來邊境越來越不太平,張家村地處通往邊防重鎮靖邊城的交通要道,離靖邊城隻有三十裡,在軍事防禦上的地位日顯重要,因此靖邊城的守備官報請朝廷在此建了軍事要塞,作為靖邊城的下級軍堡,主要防守其西路。軍民們用了大幾十年的時間,陸續挖了壕溝,圍了城牆,又不斷遷入軍戶駐紮。

    新遷入的軍戶主要來自于兩種人:一種是從平民中征集,另一種則是即因犯罪而被罰充軍役的官吏和軍民。邊境貧寒艱苦,還經常受到鞑靼的騷擾,所以從平民中征集來的寥寥無幾,倒主要是因罪被充軍的居多。

    充軍過來的人三教九流,五花八門,來自全國的各個地域,各個階層,有江洋大盜、慣偷、甚至是殺人犯這樣真正的惡人,有受了冤屈的普通百姓,也有和宋芸娘爹爹一樣犯了事的官員。他們有的孤零零的一人前來,也有的拖兒帶女全家赴戍,他們當中不乏罪有應得之輩,也有含冤受迫之人。

    不管是征集的平民還是發配的罪犯,一旦成為軍戶,便要世世代代世襲軍籍。軍戶平時除了要屯田種地,向朝廷上繳稅糧,還要定期操練,擔負起守城的要務,一旦發生戰争,更是要上戰場沖鋒陷陣。總而言之,成為了軍戶,特别是這邊境苦寒之地的軍戶,就開始了極度悲慘的命運。

    近年來,随着軍事地位的日益重要,軍戶的不斷增多,張家堡有了慢慢擴大的趨勢,具有了一定的規模。張家堡依山傍水,東邊是青雲山巍然伫立,西邊則有飲馬河緩緩淌過。整個張家堡呈正方形,中間一條南北大街将張家堡分成東西兩個部分,東、西兩邊各有四條長巷,整齊地排列着,将張家堡分成四個村,分别是上東村、下東村、上西村、下西村,張家堡的中間地段,則是衙署、兵營、糧倉、武器庫這樣的官方設施和一些簡陋的小商鋪。

    南北大街是一條長長的石闆路,石闆路寬敞筆直,它和沿着城牆内側的一圈寬敞的環城馬道一起構成了張家堡内的主要軍事通道,便于在危急時刻迅速地調動兵力,應戰防禦。南北大街的兩端分别是南、北兩個城門,北門基本上不開,唯一的通道是南門,又名永鎮門。

    堡内居民大多是軍戶,也有少數匠戶和民戶,分住在四個村裡。宋芸娘所住的上東村靠着山,布局狹窄,房屋破舊,居住的大多是家境貧寒的軍戶,西邊兩個村地勢較平緩,居住的大多是百戶、總旗、小旗等官員和少數家境略好的軍戶。這幾年,軍戶越來越多,堡内已經住滿了,再遷來的軍戶就隻能在堡外挨着城牆修建住房了。

    張家堡的下西村還住了十幾戶民戶,基本上都是原來在張家村居住的村民,當初建軍堡的時候,這些民戶不願意遷走,便在堡内給他們留了一塊區域,一條長巷将民戶居住區和軍戶居住區分離開來。民戶平時除了種田,并不用服軍役,生活比軍戶過得寬裕。雙方自願的話,倒是可以通婚,隻不過,軍戶家的女子一門心思地想嫁到民戶家裡,好脫離軍籍,民戶家的女子卻是絕對不願嫁入軍戶家受苦的。宋芸娘在這裡生活了近五年,隻見到兩個最漂亮能幹的軍戶女嫁入了民戶,成功脫離了軍籍,而民戶女即使再老再醜,卻也不願嫁給軍戶的小夥子。新禦宅屋

    張家堡裡天南地北、三教九流的人多了,各種信仰也多,堡内建有真武廟、城隍廟、玉皇閣、龍王殿、關帝廟、馬王廟、奶奶廟等十來個大小不等的廟宇。此外,還建有一個大戲台,軍堡生活單一枯燥,這些軍戶們,平時除了種種田,練練兵,守守城,拜拜神,就隻有看戲這唯一的娛樂了。

    再往北就是鞑靼人的地盤,這兩年鞑靼人越發兇殘了,隔三差五就策馬過境大肆搜刮一番,所

    到之處,莊稼被毀,村落為墟。以前戰争少的時候,軍戶們倒和民戶們一樣,屯田種糧食,用以饷軍。現在戰争多了,軍戶們的首要任務就是守護邊境安定了。身強力壯的都被選為戰兵,負責守城、巡邏,時時操練,時刻準備與鞑靼作戰,剩下像宋芸娘爹爹這樣老弱病殘的也不能閑着,這些天都要起早貪黑的加固城牆,以抵抗秋高馬肥之時鞑靼人的大舉入侵。

    保護着張家堡抵禦鞑靼入侵的,除了常年駐紮的那支三百多人的軍隊,就是牢牢圍着張家堡的那道又高又厚的城牆了,整個城牆最開始是由土夯成的,經過了幾代人的努力,具有了一定的規模,城牆有10多米高,14多米寬,周長近2000米,在抵禦鞑靼入侵、抗擊鞑靼時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但是近些年來,鞑靼諸部逐漸壯大,不斷進犯邊境騷擾掠奪,原來的城牆在來勢洶洶的鞑靼軍隊面前卻顯得單薄了些,因此,主管張家堡的防守官王遠便組織軍民對城牆進行包磚加固,軍戶們隻能全員上陣,齊齊投入到修城牆的火熱大軍中。

    一個月前,宋芸娘的爹爹宋思年在修城牆時不小心摔下來,不幸摔傷了腿,剛在家躺了半個月,主管他們家的小旗孫大牛便上門催促,甚至讓十歲的宋荀代替爹爹服役。看着弟弟豆芽菜般的身材,實在是擔心他們宋家最後這個命根子會斷送在這邊城的城牆上,宋芸娘便咬咬牙,找出爹爹的舊衫照着身量改了改,扮成男子的樣子,頂着弟弟的名字就上了城牆。

    天色漸漸亮了起來,東方隐隐露出了一抹紅霞。小巷兩邊的小院輪廓漸漸清晰,從沉沉暮色中慢慢浮現出來。一些院子裡開始有了動靜,雞鳴聲、犬吠聲、孩童的哭聲,此起彼伏。三三兩兩的人走出了小院,有的還邊系着扣袢兒邊打着哈欠。這個時辰出門的,基本上都是趕去修城牆的。巷子裡腳步聲越來越多,伴随着交談聲、咳嗽聲,張家堡掀開了熱鬧的一天。

    宋芸娘越走越快,步伐開始帶着點兒小跑,前兩天去的晚了點,差點挨了負責監工的胡總旗一鞭子,今兒可再不能晚了。

    作者有話要說:  第一次寫文,不穿越,不重生,不開金手指,隻想寫寫一位古代女子突陷絕境後會如何生存和生活。鄙人曆史知識淺薄,故此隻能選擇架空曆史,基本以明朝的軍戶制度為背景。希望大家喜歡。

    ☆、許三郎的秘密

    宋芸娘趕到南城門口的時候,城門口已經聚集了十來個人,都是些年老體弱的軍戶,一個個衣衫褴褛,面有菜色,佝偻着身體,在清晨略有些凜冽的寒風中微微發着抖。他們大都穿着破破爛爛的麻布破衣,似乎已和這灰褐色的土城牆融為一體。

    “劉大叔,張大哥,王大伯,你們今日到得真早啊!”宋芸娘笑着和幾個熟悉的軍戶打着招呼。

    “芸…荀哥兒”,一聲清脆的叫喊聲傳來,宋芸娘循聲望去,隻見一個十多歲的男孩氣喘籲籲的跑過來,他穿着略有些大的青布衫,衣服胡亂系着,發髻也梳的毛糙,跑得急了些,臉紅撲撲的,襯得一雙眼睛又黑又亮,卻是鄰居家的許三郎——許安文。

    “荀…荀哥兒…,你…你怎麼走的那麼快,我…我在後面趕了半天都趕不上。”許安文彎着腰,捧着肚子,喘着粗氣,斷斷續續地說着。

    宋芸娘奇怪地看着他,“三郎,你不是到靖邊城你舅舅那裡的書塾裡去讀書了嗎?這才幾天就回來啦?”新禦宅屋

    許安文看了看四周越來越多的人,嘿嘿笑了笑,故意大着嗓門說:“書塾的先生有事呢,所以放假讓我們回來了。反正這幾天在家也沒有什麼事,就到這裡來幫幫忙,還可以混兩餐飯呢!”

    宋芸娘聞言,生氣地瞪着他,“三郎,你這麼點年紀,來這裡幹什麼?還不快回去幫你娘幹活,免得你娘又罵你。再說了,你二哥不是已經被選到周将軍的兵營了嗎,你們家有你二哥一個人服軍役就行了,你幹嘛跑來湊熱鬧,修城牆都是重活,累得很,你當是好玩的啊?”

    許安文今年才十一二歲,宋芸娘幾乎是看着他長大的,所以很不自覺的就以大姐姐自居,對他說話雖然毫不留情,但流露的都是關心。

    許安文狡黠的眨眨眼,怪腔怪調地說“荀哥兒,你不是還沒有我大嘛,這不也跑來了嗎,你能來,我幹嘛不能來啊?”他特意把“荀哥兒”三個字咬的重重的,拖得長長的,似笑非笑的看着宋芸娘。

    宋芸娘有些氣急,“你這個臭小子……”話沒說完,旁邊的劉大叔拍了拍許安文的肩膀,笑哈哈地說:“許老三,你這個精猴子,我看你是不想讀書,故意逃學的吧?”說完,周圍的人都爆發出一陣笑聲。

    這些軍戶們平時都在一起生活,勞作,彼此間熟悉得很,宋芸娘以弟弟的名義頂替爹爹的事情,認識他們的軍戶們都知道,自然不會故意說什麼。對他們家還不熟悉的軍戶們雖然也有些看出了些端倪,但本着事不關己的想法,或是出于善意,或是出于麻木,總之都是心照不宣地沒有聲張,幫她隐瞞了下來。至于總管修城牆的蔣百戶,更是隻要有人幹活,管他來的是什麼人。因此,宋芸娘在城牆上幹了半個月的活,倒也隐瞞的好好的,沒出什麼亂子。一起修城牆的軍戶們大多是和她爹差不多年紀的大叔,看她年幼可憐,平時幹活時也對她多有關照,宋芸娘倒也沒有吃什麼苦頭。

    許安文不服氣的看着剛剛打趣他的劉大叔,轉了轉眼珠,正想說什麼,突然看到城門處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眼睛一亮,撒腿就跑過去。

    宋芸娘順着看過去,隻見城門口一名軍官騎着一匹高頭大馬慢慢踱了進來,馬上的人三十來歲,身穿總旗官的服飾,腰挎樸刀,腳蹬軍靴,挺直着高大的身軀,眼光銳利有神,滿面不怒自威。

    “姐夫,姐夫,你回來啦!”許安文興奮地望着來人,滿臉的崇拜。

    許安文的大姐夫——總旗官鄭仲甯,半個月前剛被派出去主持修建張家堡的第十個邊墩,剛剛修建好,又馬不停蹄的趕回來負責修城牆。他臉上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