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我給總裁生了個娃

2018-12-26 14:27:11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餘寶元掏心掏肺了五年,依舊落得個被老攻攆走的下場。

    就此被打倒?不存在的。

    就算被醫生告知懷孕,就算被自家老攻甩了,就算老攻接了别的小s_ao貨回家,就算整個人生烏七八糟一塌糊塗……

    元寶哥哥依舊執着地認為,骨頭硬,夠倔強,夠s_ao浪的自己就是天選之子。

    自我感覺良好嗎?

    不,他自我感覺優!

    于是,當自家老攻可憐巴巴,後悔得抓心撓肝,“媳婦兒,你原諒我好不好?老公以後都會疼你疼到心坎兒裡!”

    元寶哥哥不為所動,甚至悠哉得想要喝茶lū 貓,

    “天涼了,有些男人,也該調教調教了。”

    第1章 我,男人,懷孕

    “餘先生,你懷孕了。”

    面容冷峻的醫生推了推金邊眼鏡,如是說道。

    餘寶元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醫生,我,性别男。”

    “那好吧,”醫生一臉無奈,“性别為男的餘先生,你懷孕了。”

    餘寶元眨巴了兩下眼睛,“醫生,您是在逗我玩兒?”

    醫生注視了餘寶元良久,歎了口氣,啪啪按着鼠标調出來一份圖像,“這是你的腔内圖像,這團小小的yin影就是還未成型的胎兒。”

    餘寶元愣了一下,手指在圖像上輕輕滑過,一臉認真,“我覺得這是一個瘤子。”

    “不,這是一個孩子。”

    餘寶元搖了搖頭,“我覺得您搞錯了,這肯定是個瘤子。”

    醫生怒得咬牙,“我拿我下面的玩意兒一輩子都硬不起來發誓,這是個孩子。”

    “不可能,”餘寶元一臉嚴肅,“這團r_ou_包子餡一樣的東西,怎麼可能是孩子?”

    “您當年在母親子宮的初期階段,也是這樣一團包子餡,”醫生聲音沉穩,一點兒也不慌張,“我知道您不相信。不過您可以看這份報告,這是世界各地出現的男子生育的先例。”

    說着,醫生又取出來一份紙質報告,推到了餘寶元面前。

    餘寶元一臉鄭重地翻了幾頁,目瞪口呆。

    世界上有五十多個國家出現了男子生育的先例。美國聖地亞哥甚至爆出男子剖腹産生出五胞胎的曠世奇聞!那旁邊附帶着一張夫夫在醫院和保溫箱裡的五胞胎的合照,裡頭還有幾個記錄人員,他們正在為這對夫夫頒發吉尼斯世界紀錄——全世界最能生的男人!

    餘寶元吃驚得能生吞一枚ji蛋。

    這年頭,母豬能上樹,公豬能産崽?

    絕了!

    他聲音微微地顫抖了起來,“我肚子裡……真有個孩子?”

    “是的,您可以回家好好消化一下這個消息。”

    他臉色驟然變得蒼白,“能……能打胎麼?”

    “很遺憾,”醫生将鼻梁上的眼鏡扶正,“目前男子流産技術并不成熟,因此國内并沒有手術先例,我不敢貿然給您動手術。”

    醫生還說了許多勸慰的話,可是餘寶元耳朵仿佛失了聽覺似的,半點聽不進去。他拿着荒唐的診斷單,迷迷糊糊地走到了醫院門口。

    外頭車水馬龍,熱鬧一片。午後的太陽仍有些毒烈,曬得人腿腳發汗,心裡發慌。

    他悄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爾後把診斷書揉成團,扔到了垃圾桶裡。

    在路邊像個傻子似的站了好一會兒,他終于回過魂兒來,伸手打了個車回家。

    不過想來,那個地方也稱不上是家。

    因為他馬上要從那個地方被趕出來了。

    ……

    到了别墅門口下了車,他慢悠悠地走到了别墅裡頭。剛一進門,就看到顧鋒背着手站在大落地窗前,手上夾着一根煙,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回來了?”依舊冷漠的聲音。

    餘寶元在沙發上坐下,“嗯。”

    顧鋒沉默了良久,“什麼時候搬出去?”

    餘寶元心微微一顫,莫名的情緒哽住了喉頭,說不出話來。

    顧鋒把煙掐滅,“立甯明天回國,會住在這兒。我不希望因為你的存在讓他感到委屈,明白嗎?”

    明白你媽個球。

    餘寶元喘了口氣,在沙發上把自己攤成一個大字型,仿佛這樣便能舒展心懷。沉默了良久,他方才哼笑道:“顧鋒,顧大總裁,你不缺錢吧?再給你的寶貝疙瘩買一幢别墅也不難吧?”

    顧鋒冷冷的眼光在他身上掃過,“我可以給你買,隻要你搬出去。”

    餘寶元手掌撐着頭,沒吱聲。

    敢情陳立甯就是寶貝了,他餘寶元就是可以c,ao完扔的甩賣貨了?

    他半躺在沙發上,眼神中劃過一絲自嘲。

    他這人,有的時候,就是太能自作多情,太能給自己加戲了。

    顧鋒不那麼冷漠地看他一眼,他就恨不得在床上舒展九九八十一式讓他爽個夠;顧鋒帶他去國外旅個遊,他就以為愛情來敲門了,天天換着花樣拍照秀恩愛發朋友圈,一個月氣跑了八個微商;顧鋒順手給他送個小禮物,他恨不得供在神龛前,天天朝聖。

    傻透了。

    餘寶元吸了吸鼻子,面上平靜,手指卻在沙發墊子上不停地敲打。

    他又想到了那天。那天是大年三十,說好一起吃年夜飯,可是顧鋒一個電話都沒打給他。而他手賤打開了陳立甯的微博,看到了陳立甯剛更新的照片。照片裡,微雪的背景下,陳立甯和顧鋒在洛杉矶相擁,說不盡的浪漫甜蜜。看着照片的餘寶元,笑了一下,自己吃完了準備了一整天的年夜飯。

    或許,他視若珍寶的和顧鋒在一起的五年,對顧鋒而言,什麼也不是。

    他甚至連替身都算不上,隻能算是個俊俏的充氣的娃娃,可笑又可悲。

    顧鋒聲音更加冷漠,“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餘寶元深深吸了一口氣,閉上了微微shi潤的眼睛,“你要分手是吧?行。”

    顧鋒狐疑的目光投了過來,似乎沒想到他這次這麼爽快。

    “再陪我一個晚上,”餘寶元眼光略有些閃躲,“就假裝咱們永遠不分開的樣子,陪小爺我打個分手炮。”

    顧鋒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目光深不可測。

    餘寶元壓住了心頭的酸意,笑着露出兩顆尖尖的小虎牙:“反正以後你就是别人的男朋友了。趁最後的機會,老子物盡其用,不可以嗎?!”

    顧鋒把他當充氣的娃娃,那他也任性地把顧鋒當做大号振動木奉用一回。

    大家扯平,多好。

    第2章 炮火聲聲催人淚

    顧鋒答應了他的請求。

    餘寶元像往常一樣去到廚房給他們倆鼓搗晚飯。

    燈光暖黃,鍋裡老ji湯咕噜咕噜翻騰,香氣絲絲飄了出來,仿佛是一個真正的家。這個場景,比冬天抱着暖寶寶更讓人溫暖,比襪子紮進秋褲裡更讓人安心。

    如果沒有外頭打電話的聲音就更好了。

    顧鋒雖然壓低了聲音,可餘寶元還是能聽到他磁性好聽的嗓音,帶着前所未有的溫柔寵溺,對着電話那頭的陳立甯說話:“好,我明天就把他攆走,明天就來接你回家……乖,晚上多蓋點被子,不許着涼了……好好好,天底下我最寶貝的就是你,行了吧……”

    餘寶元用眼白仰望了一下天空。

    真他媽浪漫得令人作嘔!

    他盛上了ji湯,再做了幾個家常菜,一頓飯吃得沒滋沒味的。

    剛收拾完碗筷,顧鋒的氣息在身後緩緩接近,結實的手臂輕輕抱住了他,“小元寶,你辛苦了。”

    呵。

    這個臭豬蹄男人入戲還挺快的。

    顧鋒沒理他這些小心思,低下頭咬了咬餘寶元紅彤彤的小耳朵,“來吧,老公獎勵你。”

    說着,他一把将餘寶元打橫抱起,踢開門進了卧室。

    直入主題,很好,他喜歡。

    餘寶元迷迷糊糊的,看到顧鋒高大的身影站在面前。顧鋒扯松了自己的領帶,一顆一顆解開了黑色襯衫的扣子,露出裡面ji,ng壯結實的身子來。那胸肌,那腹肌,那人魚線,那大長腿……

    餘寶元猛地想起自己曾跟顧鋒說的一句話。他說:“我那時候就見了你一面,從此春夢的男主角全是你。”

    如今想來,有點羞恥,有點心酸。

    他壓下心中這些雜亂的想法,主動伸手直接扯住了顧鋒還未解開的黑領帶。一個狠勁兒,把他拉倒自己的面前。

    餘寶元感受着顧鋒火熱的軀體,抱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咬了上去。

    殺他媽的愛情不愛情的,愛他媽了個批啊,通通滾蛋吧,不奢求了。

    爽就完事兒了。新禦宅屋

    顧鋒與他唇舌纏綿了一番,用熱氣吹着餘寶元紅得要滴血的小耳朵,“今天把你弄哭,好不好?”

    餘寶元嗤笑,雙眸盡是赤裸裸的挑釁,“光打雷不下雨算什麼,男人要靠實力說話!來啊,上啊!”

    身上那人頓時如同被激怒的豹子,眼眸中染上惡狠狠的占有欲,吻得更深,更狠。

    餘寶元身上的衣服被兇猛的男人嗤啦一聲撕成兩半,白皙ji,ng瘦卻結實的身體讓顧鋒的眼睛幽暗了兩分。

    顧鋒這個猛豹一樣的男人,腰肢健壯,體力極佳。餘寶元狠狠捏着床單,隻覺得轉瞬飛升到天堂,轉瞬痛苦入地獄。

    “小元寶,你真夠s_ao。”

    餘寶元臉憋得通紅,青筋暴起,“老子天生就是個尤物,要你提醒?”

    一時間,房間内欲望橫流,彌漫着腥膻的氣息。

    酣戰結束後,顧鋒少見地抱着餘寶元給他洗幹淨了。芳香的洗發露擦在他頭上的時候,餘寶元隻是閉上了眼睛享受顧鋒的按摩。

    顧鋒這麼溫柔寵愛地對待他,真是少見。

    他得趁這個機會好好使喚他一回。

    畢竟明天,顧大總裁就要寵愛别人去了。

    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顧鋒像是依舊沉浸在戲裡似的,一點一點靠近餘寶元的臉,近得餘寶元都能感受到他身體火熱的溫度。

    顧鋒在他的唇上輕輕吻了一下。

    “晚安,”說着,給兩人蓋上了被子,“躺到我懷裡睡吧。”

    餘寶元被他抱在懷裡,一瞬間從腳尖暖到了頭頂。

    夜漸漸深了,透過略薄的窗簾,能看到外面清冷透骨的蒼白月色。牆上的名貴的大鐘表,滴答滴答,不知疲倦地走動着。

    顧鋒已經熟睡了,他還是睡不着。

    餘寶元偷偷張開眼睛,打量着近在咫尺的顧鋒的臉。

    真他媽帥啊。

    眉毛濃黑有型,睫毛細長,鼻梁高挺,臉頰線條分明,英俊健朗,恍若天神。再配上極品身材,億萬身家……顧鋒隻要認真地看他一眼,他立刻就會ji,ng蟲上腦,飽受欲火焚身之苦。

    他大着膽子,偷偷湊上前,在顧鋒的薄唇上吧嗒啄了一下。

    爾後,伸手輕輕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寶寶,你看清楚,他就是你的爹地……”

    “雖然他很渣,可我還是傻缺一樣淪陷了……”

    “你的爹地以後就要有個跟别人的家了,爸爸也不要他了。爸爸一個人養你,好不好?”

    “今晚是咱們一家三口躺在一起的最後一個晚上。明天起床了,你記得偷偷跟爹地說聲再見喲……”

    餘寶元喃喃自語,睜着眼睛,心緒飄飛。

    這是和顧鋒躺在一起的最後一夜了。

    現在,距離日出,還有六小時三十七分鐘。

    六小時三十七分鐘後,五年時光就要飄散如煙,畫上句點。從此以後,各自離散。他會以單身的身份繼續苟活,顧鋒也終于能夠解脫,如願和陳立甯甜蜜相擁,就像一對真心相愛的情侶一樣。

    再不甘心,也得甘心了。

    整場故事裡,顧鋒和陳立甯才是主角。陳立甯回到了顧鋒的身邊,主角們的甜寵故事要繼續了。

    而他這個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小醜似的費勁阻撓兩個王子在一起,依舊灰溜溜地失敗了。他得到的隻是觀衆的唾罵和嘲笑,嘲笑他不自量力,異想天開。

    事到如今,他也該謝幕了。

    第3章 曾有人愛我至此

    餘寶元迷迷糊糊睡去,一睜眼,天光大亮。

    一轉頭,顧鋒的位子已經空了。

    這對狗男男終于等到團圓的日子了,一個賽一個的猴急呢。

    餘寶元心中尖酸刻薄地嘲諷。

    他平靜地刷牙洗臉,順便洗了個頭,對着鏡子把發型吹得格外s_ao氣。

    餘寶元看着明亮的鏡子,放松一笑。雖然他在感情上跌了跟頭,但是鏡子中的自己,挺拔英俊,風采依舊。

    帥得想把自己給糟蹋喽。

    拾掇完自個兒,從櫃子裡拿出了塵封的行李箱。輕輕哼着歌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放進去,把自己其他的東西也規規整整地碼在箱子裡。

    在這個大别墅生活了五年,不過是個過客。

    原來他的存在感,隻占了這麼個小箱子。

    “喵——”

    軟綿綿的貓叫聲響了起來。餘寶元養的小橘貓芋頭,邁着輕盈有節奏的小貓步,一溜煙跑到了餘寶元面前蹲坐了下來,頂着圓溜溜的大眼睛和倆毛茸茸的耳朵,一臉純真。

    他伸手摸了摸芋頭毛茸茸的小腦袋,芋頭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芋頭是他兩年前路上撿的。當時這隻流浪的小貓躲在長椅下,因為暴風雨而瑟瑟發抖。他心下一動,就把小貓咪帶回了顧宅。

    顧鋒最讨厭動物,因為這個,兩人争執了許多次。可是餘寶元不知道哪兒來的沖動,執意收養了這隻貓。

    這隻貓自己也算争氣。兩年前,一副可憐巴巴等你寵愛的小模樣,而如今,連走路都像出巡,俯視江山,傲慢非凡,十足的貓界小猛虎,四腳小皇帝。

    現在自己要離開這兒了,得把芋頭也帶走。

    他在自己身上戴上一個小布兜,把芋頭塞到了兜裡,挂到胸前。

    “芋頭,現在就咱們仨相依為命了喲。”他眼含笑意,和芋頭的小毛爪子握了握。

    收拾完東西,站在透亮的落地窗前。這别墅地勢偏高,透過落地窗,能看到城市鱗次栉比的高樓和往來的車流。

    他心念一動,掏出一支記号筆,在大落地窗上用标準的行楷寫了漂亮的五個大字——顧鋒是王八!

    啊,爽!

    走出顧宅,天空廣闊碧藍,秋風乍起,卷起一地枯黃。

    自由的日子終于來到,從今往後,天高任他飛,海闊憑他躍!

    提拉着行李走出這個高檔别墅群,餘寶元覺得肚子空蕩蕩的,摸了摸錢包,癟的。

    唉。

    說起來也是他太傻缺。

    五年來,白天給顧鋒當最得力的助理,忙得四仰八叉;晚上給顧鋒當最得勁的伴侶,和他在床上玩捕捉愛的小遊戲。工資倒是極其豐厚,可惜都被他用來砸在顧鋒身上了。

    為了把顧鋒伺候舒服了,他買昂貴到死的領帶,買世界頂級的香氛,買價格頂天的生活用品。那點工資全用來剁手,就算是千手觀音也得被剁秃噜了。

    到頭來還是被趕出門,給小三騰位子。

    真c,ao蛋,早知道多給芋頭買幾個貓玩具也比花在顧鋒身上好。

    他在便利店買了份泡面,泡熟了在路邊長椅上坐下,徑自拿着叉子呼噜呼噜吃了起來。

    長椅的另一端坐着一個穿着校服,背着小書包的小胖墩兒。這小胖墩用小眼睛悄悄看了餘寶元一眼,目光凝在餘寶元胸前挂着的貓咪芋頭身上。

    他悄悄靠了過來,懦懦的:“哥哥,我能摸摸你的貓嗎?”

    芋頭眨巴了一下烏溜溜的眼睛,喵了一聲。

    餘寶元敲了敲它的腦袋,“别這麼小氣,給他摸一摸嘛。”

    小胖墩用胖乎乎的手指輕輕搔了搔芋頭的毛腦袋,“我要是有貓就好了。可惜我媽媽怎麼也不讓我養。”

    “小朋友,你考個好成績,說不定你媽媽就讓你養了。”

    小胖墩老氣橫秋地歎了口氣,“唉,這一招對那個頑固不化的中年女人,是沒有用的。”

    “劉曉樂!你大嘴巴又叭叭叭講啥呢!”一個響亮的女聲在前邊響起。

    餘寶元擡頭一看,隻見一位中年女性,像個圓規似的叉腰站着。穿着樸素,面容略憔悴,卻看得出來是個又ji,ng明又c,ao心的家庭婦女。

    小胖墩吓得渾身一哆嗦,“媽!”

    這女人像揪小ji仔似的抓起了劉曉樂,“走,回家!”

    劉曉樂滿臉委屈,臉頰紅撲撲的,“我不回家,我想養貓!”

    女人看着自己氣鼓鼓的兒子,歎了口氣,“不養貓好不好?跟媽回家,媽給你準備了比貓更好的禮物。猜猜是啥?”

    “是啥?”

    女人笑得皺紋都深了,“媽給你準備了全套的《孟建平考卷ji,ng選》。”

    劉曉樂鬧得更兇了,“我不要!我不走!”

    女人怒了,長期的家務忙碌讓她脾氣比從前更暴躁了些。她揪着皮球似的劉曉樂就走,“要媽發火你才聽話?給我滾回去,再在外頭叭叭叭瞎說,大嘴巴子管夠!”

    說着,拎着劉曉樂就走。走之前,這女人還不忘記轉頭對着餘寶元報以歉意的微笑。

    餘寶元笑着搖了搖頭。

    這個女人,讓他瞬間想到了自己的媽媽。

    他父母很早便分開了,單剩下一個母親和他相依為命。六年前,他陪着媽媽進醫院檢查,是肺癌。家境困窘,媽媽執意放棄治療,當天下午就出院了。

    入院檢查的時候媽媽是緊張又極力地微笑,出院的時候她也沒有哭。

    後來沒多久,她就從一個完整的人,變成了小小一罐骨灰。

    等到她走後,餘寶元在她枕頭底下發現一本手寫的厚本子。裡面寫滿了各種對餘寶元的叮囑,吃穿住行,細緻入微。

    本子的最後一頁,灑滿了淚漬,上頭寫着一行字——兒子,下個月的18号就是你的生日了,你一定要記住!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天,如果媽走了,沒人知道你的生日了,你一個人也要努力活下去,好嗎?

    餘寶元想,這世上再沒有這樣一心一意對他好,永遠為他亮着燈的人了。

    心裡驟然泛酸,他将嘴裡的泡面咽下,把泡面桶丢到垃圾桶裡,嘟囔道:“狗屁泡面,辣死了……”

    說着,一邊揉着眼睛,一邊往馬路對面走去。

    偏偏就在這時,幾個學生騎着自行車,戴着耳機邊騎邊說笑,目光散漫,絲毫沒看前邊。餘寶元低着頭,聽到車鈴铛在響,剛一擡頭,砰地一聲被狠狠撞在了地上。

    他悶哼一聲,隻覺得痛意肆虐,有血從額頭汩汩而下。新禦宅屋

    第4章 人衰起來是真衰

    “對不起對不起!”學生們面色蒼白地爬了起來,急急忙忙扶起了餘寶元。

    “您沒事兒吧?”有男孩子遞過來紙巾。

    餘寶元頭被撞得生疼,一瞬間隻覺得渾身抽痛起來,冷汗頓時冒了出來。他龇牙咧嘴的,看着倒是特别唬人。

    芋頭在他胸前的兜裡開始慌亂地喵喵叫起來,兩隻毛爪子四處亂抓。

    “餘少,餘少!”後頭忽然有個聲音響了起來,“您沒事兒吧?我可算追上您了。”

    費盡力氣擡眼一看。眼前的人,是顧宅的管家,姓何。

    “何叔,我沒事兒。”餘寶元覺得痛覺慢慢緩了一些,強撐着說道。

    何管家皺起了眉頭,“怎麼會沒事兒?都流血了。來,跟何叔回趟顧宅吧。家裡有家庭醫生,您得讓他瞧瞧狀況。”說着,把他抱到了車子後座上。

    餘寶元面色發白,可仍是強撐着,“我真沒事兒。何叔,讓我下去,我還得找房子去呢。”

    何管家扭頭看了看他,沉默了一會兒,歎了口氣,“我知道您和少爺分手了,少爺今天就是去接那個人回家。可是……唉,您畢竟在顧宅住了五年,若是要我看着你不管,我還真做不到。”

    說着,他啟動車子,轉頭往顧宅而去。

    回了顧宅,顧鋒還沒回來。家庭醫生給他處理了幾個明顯的傷口,簡單包紮了一番。

    他坐在沙發上休整了一小會兒,忽然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一擡頭,是顧鋒回來了。

    喲,還公主抱着他的寶貝疙瘩,陳立甯。

    餘寶元下意識地瞥了一眼陳立甯。

    中等身高,皮膚白皙,一雙桃花眼閃着光,唇紅齒白,挺像個人的。

    顧鋒一見到他,英挺的眉毛就緊緊皺了起來,“你怎麼還沒走?”

    何管家急忙接口道,“少爺,餘少在路上出了點小車禍,我帶他回來處理傷口。”

    顧鋒冷冷地嗯了一聲,把陳立甯輕輕地放在了另一個沙發上,“剛好,立甯剛才下車不小心扭了一下,叫醫生來看看。”

    家庭醫生還沒走,提着東西又走到了陳立甯身邊,脫了他的鞋,看了看傷處就笑道,“沒什麼大事,擦點紅花油就行。”

    顧鋒應了一聲,“把紅花油給我吧。”說着,把陳立甯的腳放在自己膝蓋上,拿着棉簽蘸了蘸紅花油,仔仔細細地一邊擦,一邊問:“還痛不痛?”

    陳立甯滿臉紅霞,搖了搖頭。

    “你說你,也不知道小心點,明明身體就虛弱,還硬要逞強。”顧鋒一貫冷漠,此時竟然也帶了幾分溫柔和無奈。

    餘寶元翻了個白眼,把頭扭了過去。

    還好顧鋒從來不關心他,要不他得被矯情死。

    “喵——”

    芋頭軟軟地叫了一聲,大大的眼睛盯着顧鋒和陳立甯,居然閃過一絲鄙夷。

    顧鋒給陳立甯擦完了藥,終于把注意力放在餘寶元的身上,“何叔,等會兒給他找個酒店。”

    何管家支支吾吾,“可是……餘少他剛剛受了傷,還是……”

    “我和他沒關系了,”顧鋒眼神暗了暗,“何況立甯也回來了。何叔,你應該多關心立甯才對。”

    陳立甯大度地笑道,“顧鋒,我沒事。這個家讓他住着吧,受了傷還是别亂走動的好。我沒有那麼小氣。況且,他照顧了你那麼久,有些事兒我也想向他讨教一下。”

    顧鋒沒說話,隻是捏了捏他的鼻子。

    餘寶元捂住了自己的胃。

    這倆人怎麼這麼能膩歪?

    他惡心得快吐了。

    芋頭在他懷裡又喵了一聲,然而隻有餘寶元知道,芋頭是在說:矯情的兩腳獸天天酸了吧唧地搞他媽的基不知道羞恥狗 ri的誰給他們的狗膽光天化日白日宣 y傻啦吧唧矯情的一批八百裡開外都能聞到一股狗s_ao味早點滾蛋吧别再來為禍人間變成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ji掰喪門星!

    他在芋頭毛茸茸的耳朵上親了一下,“不許罵髒話。”

    芋頭喵了一聲,算是勉強答應了。

    顧鋒看了看頭上包着白紗布的餘寶元,“那你就先住着。”說着,往大陽台走去,一轉眼便看到大落地窗上“顧鋒是王八”五個遒勁有力的大字,臉色就是一冷。所幸修養還在,他沒發作。

    良久,他轉過身,冷厲的目光直s,he餘寶元,“你今天沒來上班。”

    上班?

    上他媽的班啊!陳立甯都上位了!

    他不想給顧鋒上班,倒是挺想給他上墳的。

    餘寶元唇角微勾,笑意不達眼底,露出一個标準的餘氏假笑,“咱們現在這幅樣子,我再當你的助理,合适嗎?”

    “公是公,私是私,”顧鋒冷冷道,“你簽了五年的工作合同,還剩半年。現在違約,你确定你付得起違約金?”

    第5章 商界鐵血女戰士

    “違約金?”餘寶元眼睛眯了起來。

    顧鋒不會做得這麼絕吧?

    那邊顧鋒卻笑了起來,隻是眼底依舊冰冷着,“回去看看合同,好好數數後面幾個零。”

    餘寶元緊緊地抿着嘴,心裡有千萬句媽賣批亟待噴湧而出。

    陳立甯悄悄地拉了顧鋒的袖子一下,“顧鋒,别這樣。他也是可憐人,别做得這麼絕。”

    “他可憐?”顧鋒眸中閃過一絲嘲弄,“他有什麼可憐的。這五年裡是他死纏爛打,又不是我逼他的。”

    餘寶元原本不覺得自己可憐,可是被顧鋒這麼一說,他忽然就開始同情自己。

    老媽子一樣追他五年,伺候他五年,跟他搞了五年,還偷偷懷了他的娃,隻得到了他這樣一句冷漠的評價。

    五年,石頭都該焐熱了。

    餘寶元深深吸了一口氣,“行了,顧總,不勞您c,ao心。明天我中午上班。”

    顧鋒抱起了陳立甯,點了點頭。爾後又微微轉過頭來,“你不必叫我顧總,直接叫名字。”

    不知怎麼的,這人突然叫得這麼生疏,讓他有些不習慣。新禦宅屋

    “你也可以在這兒繼續住半年,何叔會把樓上客房收拾出來給你。”

    “不必了,我找到房子自己搬走。天天看你們兩個鴛鴦交頸,多惡心呀。”

    顧鋒臉色一青,“你自己看着辦。”

    ……

    第二天,餘寶元看似ji,ng神抖擻地上班去了。

    主要原因是昨天晚上瞄了一眼合同規定的違約金額。

    他驚了,轉而又釋然,甚至動手在後面添了五個零。

    反正一樣還不起,沒差。

    說了五年就五年,四年半都熬過來了,剩下半年還搞不定麼?

    他提着自己的東西,走到頂樓助理室。其他幾個助理都已經忙了快一個早上了,事兒太多,她們隻是微微點了個頭示意,便埋下頭幹自己的事。

    餘寶元剛打開電腦,安娜水蛇似的扭着腰肢過來了。

    “小元寶,前幾天怎麼請假了?生病了?”

    餘寶元打開杯子,在熱水裡加了一把枸杞,“一點小毛病,現在沒事了。”

    安娜也是顧鋒的助理,主要負責财務事項。一直以來,工作表現極為出色,在商界人稱鐵血女戰士。

    她今天穿着一身新的深色正裝,渾身曲線更加妙曼勾人,比平時更加搶眼。

    餘寶元喝了一口枸杞茶,“這幾天沒什麼棘手的事兒吧?”

    安娜搖了搖頭,無聊地翻起了餘寶元桌上的書,秀眉忽然微微皺了起來,“你看的什麼書?……《天天好孕》、《寶媽養成手冊》,這都是什麼玩意兒?”

    餘寶元臉一紅,急急忙忙把書搶回來藏好,“沒事。”

    安娜臉上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悄悄把頭靠近了一兩分,“該不會是……你和顧總?嗯?”

    安娜一直是知道餘寶元和顧鋒的事兒的。

    這都怪餘寶元,是他太浪。有一回看見正裝皮鞋一臉正經禁欲的顧鋒,忽然性緻高漲,意欲大戰三百回合,顧鋒被他挑逗得起火了,直接以地為床以天為被,以辦公室為戰場,炮火聲聲,狠狠滋潤了餘寶元這座肥沃的大旱田!

    然後就被安娜看出端倪了。新禦宅屋

    安娜眼睛太尖了。雖然是個芳齡二八的老處女,但是從小學三年級開始經常閱讀限制級耽美漫畫同人本子,家存 y書千百卷,腹藏浪語萬千條,經過多年腐文化的積累,也算是博覽群書,學富五車。

    當看到走出總裁辦公室的餘寶元滿臉潮紅,脖子上還有吻痕的樣子,安娜就笑了。

    笑得開心而放蕩。

    餘寶元狠狠地瞪了安娜一眼,“沒這回事,别瞎猜。”

    “你就告訴我,是不是?美國聖地亞哥都有男人生五胞胎了,又不是你第一個,害羞個什麼勁兒嘛。”

    餘寶元清了清嗓子,“沒那回事。包女士,你問的太多了。”

    安娜一聽到包女士三個字,不可遏制地想要尖叫抗議。

    就像理發店的tony老師,其實本名叫劉狗娃一樣,一直以來以時尚潮流和ji,ng英範為标杆的都市美女安娜女士,本名叫包菊花。

    安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别人叫她的本名。

    這三個字,就是她終生的夢魇。

    安娜被餘寶元這麼威脅,一臉不忿地回了自己座位。

    好不容易糊弄過去了安娜,餘寶元正要長舒一口氣,桌子上的内線電話不安分地響了起來。新禦宅屋

    他皺起了眉頭。

    這個電話,是從總裁辦公室打過來的。

    他深吸一口氣,接了起來,“顧總。”

    顧鋒微怒的聲音在那邊響起,“餘寶元,現在幾點了?”

    “十一點半。”

    顧鋒頓了頓,“你自己想想,你忘了做什麼!”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