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心碎是愛情最美的樣子

2019-01-14 13:59:17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她執迷不悔的守在他身邊,等他終于愛上她之後,她卻以錯誤的方式選擇離開了他。

    究竟怎樣才是真正的愛的最好方式?

    講述一個愚笨女主令人扼腕的愛情故事。

    遲到的愛,能緊緊的握在手裡嗎?

    内容标簽:都市情緣 怅然若失

    主角:陳玉陸東霖 ┃ 配角:謝豐莎莎

    【正文】

    相約來生(虐)

    作者:癡夢人

    80後的都市男女

    接到莎莎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卧室裡鋪床。

    “陳玉,我離婚了。”她從大西洋彼岸甩給我這麼一句話。

    我頓時怔在床邊,張着嘴說不出話來。

    她也并不等我的回答,隻是為了告知我這樣一個事實,所以自顧自的接着又說:“過兩天我就啟程回國了,剛好趕回來參加t大的百年校慶,我們到時見吧。”說完就挂了電話。

    我卻一直發着愣,舉着手機聽着裡面的“嘟嘟”聲一直在我的耳畔鳴叫。

    直到東霖從浴室裡走出來。

    “怎麼了?”他看見了我的異樣。

    我扭頭看向他。

    他剛沐浴完,一件深藍色的浴袍随意的在他腰間打了個結,領口低低的敞着,卧室暖黃的燈光下,他精健而勻稱的胸肌呈現出一種密色的性感光澤。

    我低頭去鋪床單,随口說着:“莎莎來的電話,她要回國了。”新禦宅屋

    隔了一會才聽見東霖“噢”了一聲。

    鋪好床單我擡頭去看他,他臨窗站着,窗外是淡淡的清冷月色,屋裡暖融的燈光罩着他的背影,他本該不冷,可他襯在那一框冰冷的月華裡,修長的身子仿佛找不到依托的影子,那樣孤寂。

    我心頭莫名的就一抽,轉身拿起床頭的浴衣,對着他的背影說了句:“她離婚了,這次回來後大約就不會再出國了。”說完不等他回答就進了浴室。

    在浴室我呆了很久。

    蓬頭“咝啦咝啦”的噴着水線,霧氣彌漫着整個浴室,我知道我在糟蹋水資源,但我卻不想動,不能動,像個木偶似的,一直在馬桶蓋上呆坐着。

    莎莎和東霖,除去有血緣關系的家人,他們應該是我最親近的人了吧。一個是大學四年上下鋪的死黨,一個是兩年來每周同床共枕一兩夜的男人。

    我把他們當親人,不知我在他們心目中是什麼樣的地位。

    東霖有把我當他的親人嗎?我甚至不清楚自己算不算是他的正式女友,即使經常陪他睡覺。

    我不知道現如今的城市裡像我們這樣的男女關系多不多,我沒有去咨詢過,也沒有去探究過,但總覺得也許像我們這樣的,以這種模式相處的,不在少數。

    因為寂寞,因為孤單,雖然孤單寂寞的原因也許是因為喪失了再愛的能力,說白一點就是由于自己想要的人跟了别人,而自己又無力自拔,于是,隻能在身邊找一個寬容的可以理解自己的人,一邊療着傷,一邊做着貌似正常的都市男女。

    于是,即使不愛,僅是憑着好感,憑着相互之間的了解和熟悉,兩個忙碌的都市男女,也可以在漆黑的夜裡摟在一起相互取暖。

    嚴格一點來說,這樣的關系,或許隻能算是性伴侶吧。雖然一個未娶,一個未嫁,但是因為知道對方愛的不是自己,所以就算是有男女之間最親密的接觸,兩顆心,卻還是駐紮在各自的地盤,不願越界,也不敢越界。

    因此,我們從不以戀人的姿态出現在熟人的面前,知道我們關系的,隻有少數的那麼幾個人。

    有時候也反思,是不是因為我和他都是80後,所以才随便,所以才會走到這一步。

    可是,一切的因果又仿佛不是出于偶然。

    東霖和莎莎,其實他們才是真正的一對,而我,一直隻是他們中間的電燈泡。

    但我不是拆散他們的第三者,他們也不是因為我分開的,導緻他們愛情夭折的,是莎莎的母親和無情的現實。

    在幾年前的t大校園裡,他們是讓那麼多人羨慕的一對著名情侶,郎才女貌,況且東霖不光有才,還有俊朗的面容和挺拔的身姿。

    他是學環藝的,比我們大一屆,在校的時候,他設計的一個景觀就在國内的園藝大獎賽上獲得了頭等獎。畢業的時候,他放棄了去上海一家外資園藝公司的發展機會而選擇了留在本市。當時很多人勸他,包括他的導師和所有的好友,但他一概置之不理,因為他要留在莎莎的身邊。

    莎莎是本市人,是獨女,父母很寵溺她,她不會離開父母去的很遠。

    在這個城市東霖沒有謀到很好的工作,去了一家不起眼的裝飾公司做起了普通的打工一族。每天天不亮就擠着公汽上班,下班再回到租住地,那裡靠近市郊,租金便宜。

    這樣的代價換來的回報是他能和莎莎不分開,日子雖然清貧,但他們很幸福。這種狀況持續了一年,直到我們畢業。

    那時我在本市的一家出版社找到了一份有保障的工作,已經報了到。作為一個邊疆省份來到這個大城市的外地人,我很慶幸自己有這樣的好運氣。

    莎莎的工作一直沒有着落,但她并不着急,她外公經常出現在電視新聞裡,母親是規劃局的,父親在市政府上班,她早晚會有一個好去處。她操心的,是畢業以後住家裡還是住外面。對她而言,住外面,也就是和東霖擠在一間廉價的簡陋民房裡。

    畢業前的最後幾天,有一天晚上她卻沒回宿舍睡覺。

    要擱在以前,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她家在本市,經常回家住。但現在到了臨别之際,我們寝室四姐妹說好了要夜夜通宵達旦厮混,誰也不準缺席,她的不出現,換來了我們的一緻罵聲。我的另外兩個死黨晴子和雪梅一口咬定她肯定睡在了陸東霖的床上。

    第二天早上六點半我卻被手機鈴聲吵醒,昏昏沉沉接起電話,隻聽了一句,我就顧不得刷牙洗臉,從四樓一路奔到樓底,宿舍樓的大門才打開,我一出去,就在花壇邊看見了一臉憔悴的陸東霖。

    他全然沒有了平時的淡定從容,兩眼無措,臉上袒露着掩不住的焦慮和痛楚,見了我就問:“莎莎昨晚回了宿舍沒有?”新禦宅屋

    “明知故問!”我也不耐煩,我還想找他要人呢,“你們倆吵架了?”

    他沒回答,伸手去摸口袋,手竟像是有點哆嗦,掏了半天卻什麼也沒掏出來,這時我瞄見他腳邊攤了一地的煙蒂,我反應過來,大約天還沒亮,他就在這守着了。

    “你們倆到底怎麼了?”我急躁起來。

    “……我說和她分手……她就不見了。”總算摸出一個煙盒,他卻在裡面沒找到煙,用勁的揉着空煙盒,他神情呆滞的回答着。

    我頓時瞪大了眼睛,沖他嚷起來:“你為什麼要和她分手?”

    他竟然落寞的笑了,好看得唇角抽了一下,眼裡似乎就有什麼東西在漸漸破碎,然後是一抹凄涼:“……她媽來找我,說我要是真心愛她的話,就應該放棄她。”

    我的呼吸停滞了兩秒:“你答應了?”我見過莎莎的母親,一個衣着精緻的機關幹部,待人很客氣,但卻那樣疏離,仿佛她永遠站在高處,一切矮于她的人,都需仰視她。

    他靜靜的站着,幹涸的聲音像六月燥熱的空氣一樣讓人窒息:“她媽說,她女兒值得更好的男人來愛……我放棄她,就是給她幸福。”

    那時蟬鳴的很響,夏天的太陽很早就升在了頭頂,我看見他眼裡有點晶瑩的亮光,晴朗的日光裡,那點光芒似乎在滾動,但卻那樣黑暗,仿佛無盡的黑洞,隻帶人墜入深淵。

    我的心一陣抽痛,因為他那自尊和自信受到徹底打擊的絕望眼神。

    在t大,他以前是那樣令老師和同學驕傲的一個人。

    接下來事情的發展有點像惡俗的八點擋連續劇,我們畢業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莎莎就跟着父母安排的一個男人出了國。

    陸東霖天天用酒精麻痹自己,喝醉了就來找我,終于在一個晚上,陪着他喝了幾口酒的我和他睡在了一張床上。

    有了次就有第二次,漸漸的似乎他不再那麼痛苦,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也不再總是提起莎莎,但是我和他都清楚我們之間不存在愛情。

    我們在一起,隻是因為莎莎。他要找人訴說,而我,是最好的聽衆。

    a市的夏天窒悶,酷熱,我們常用冰啤酒來消暑解渴,喝得微醺的時候不知不覺就摟抱在了一起,每次他意識模糊□來臨的時候,我都能聽見他喃喃的喊着莎莎的名字。

    但是沒過多久我們就分開了,可能感覺到這種狀态的不正常,也是對我的不尊重,夏天過完的時候,他在深圳的一個同學打電話叫他過去,他幾乎是立即就答應了。

    他走的那天a市下了那年的場秋雨,我送他上了火車,他靠窗坐着,我站在窗下,兩人都默默不語,看着雨霧裡不知道延伸向何處的鐵軌。

    火車啟動的時候,他忽然丢了句“對不起”,我眼眶裡驟然湧滿淚水,不想讓他記住一個流淚的自己,我迅速的低下了頭去。

    猛然就記起以前的很多次,也是雨裡,他和莎莎合撐着一把傘走在我的前方,我陰魂不散的跟在他們後面,他有時突然就會回頭對我說一句:“對不起”。

    a市雨水充沛,有一次我就不解的問他哪裡覺得對不起我了,他居然認真的回答我說:“把你的好朋友搶走了,對不起,讓你孤單了。”

    我卻不敢對他說,我失去了莎莎,但是并不孤單,因為,我能經常看見他。

    不能說的秘密

    我不知道在浴室到底呆了多久,鏡子裡,我看着現在的自己,盈盈一握的肩,蝶翼樣薄且單的鎖骨,兩頰沒有了紅潤,隻有細生生的白,莎莎見了我,肯定會大吃一驚吧。

    我那豐腴的肩,紅富士一樣的面龐,早在三年多前,就消失了。

    出來的時候,東霖背對着我側身卧着,似乎睡着了。

    床頭一盞淺橙色的壁燈,我伸手把它關了,輕輕的也上了床。

    床很大,被子很寬,我蜷縮着,盡量不挨到他。

    其實這個時候我們按理說應該有一次親密的接觸,因為我們一周沒見了。

    我們一直按部就班,每到周末我就會來他的公寓,兩人一起過一兩夜,做正常男女在一起會做的事。白天有空,我會幫他打掃下房間,收拾下衣物,禮拜一再回到自己的住處,直到下個周末的到來。

    兩年來,我們始終這樣若即若離的相處着,也許是距離保持的适當,相互之間倒也始終不厭倦,但也沒有逾越的熱情。

    今天東霖卻沒有等我,先睡了。

    也許是我在浴室的時間過長。

    也許是聽到了莎莎的消息。

    我不願多想,閉上眼睛也想睡着。可是時令接近冬天,被窩有點陰冷,我一直暖不起來,也就無法入睡。新禦宅屋

    在我自己的住處,我已經用上了電熱毯,我有點貧血,一直怕冷。但東霖這裡,卻沒有這個東西,其實也确實不需要,因為他很暖和,我隻要貼着他,就會熱起來。

    可今天我不能靠近他,因為他在想着莎莎,我知道。

    但真的很冷,我不自覺的偎向他,他的周圍暖烘烘的,在盡量能吸到他熱的情況下,我盡力不碰到他。

    大約還是驚擾了他,他輕輕的動了一下,腳無意間觸到了我的腳,我條件發射的移開,怕自己的低溫冰到了他。仿佛他僵硬了兩秒,但也許是我的幻覺,他應該已經睡着了,可他卻轉過了身,一伸手,把我摟進了懷裡。

    我微微的吃了一驚,原來他并沒睡着。

    “你怎麼這麼涼?”他輕聲說了一句。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吱唔着“嗯”了一聲。他手腳并用的把我攏緊,我蜷在他懷裡,沒一會身體就暖融融的了,鼻子,卻漸漸的塞住。

    他剛剛默不作聲的躺着,是在想念莎莎吧。

    想起兩個月前和莎莎通電話,她告訴我說又和丈夫吵了架,還是為了她執意不肯生孩子的問題。

    我忍不住發怒:“你連孩子都不願意替他生,當初幹嗎要嫁她?”

    下一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