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10之家 資訊中心
Win10下載休閑娛樂坊
Win10資訊Win10資源
Win10交流主題壁紙
Win7下載Win8下載

Ghost Windows10 X64純淨專業       Ghost Windows10 X32純淨專業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

2019-01-17 12:52:50來源:Win10作者:Win10之家責編:swin10去評論

     閱讀全文

第1章

    有個纖瘦的身影清楚地映在幹淨通透的大片玻璃上,連臻怔了許久,這才發現是自己的倒影。

    門口處傳來了何燕然和李淑熱情地聲音:“歡迎光臨。”

    擡頭,隻見有個微卷短發的女孩子背了一個紅色的名牌小包,腳踩着同品牌的蝴蝶結皮鞋,娉娉婷婷而來。不過是二十出頭的年紀,長的很好看,白白的皮膚,光澤的臉,大大的杏眼。古文所說的“肌白若雪,眼若點漆”亦不過如此。

    她挽起一個職業笑容,迎了上去:“小姐,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為您服務的嗎?”

    那女孩子朝她燦爛一笑:“我自己看就可以了,謝謝。”她們店裡的牌子屬于一線和二線之間,往來購物的人多半是有錢人,所以向來高傲冷淡的居多。像這個小姐這樣親切的,倒是不常見。想來一定是書香門弟出來的孩子,所以教養極好。

    在接下來的十數分鐘裡,那女孩子挑中了一件。連臻一直跟其他店員不同,并不會巧舌如簧地推薦,一般隻靜靜地站在顧客身邊,若有顧客喜歡的,便略加說明。比如那女孩子挑中的那件,她隻淺笑着簡單地說了句:“這是我們公司的首席設計師今年夏季的得意之作,她自己都十分滿意。”

    由于是那女孩子膚色白的緣故,将這款寶藍的及膝裙穿的婀娜靓麗之極。這款衣服因為腰部設計的十分漂亮,在她手裡賣出了不下十來條。但那女孩子從試衣間裡出來,連臻還是覺得眼前一亮,因為還未有人可以将這裙子穿的像她這樣的垂墜飄逸。新禦宅屋

    耳邊又傳來同事們“歡迎光臨”的聲音,似有人朝她們的方向而來。她邊彎着身幫那女子整理不規格的裙子下擺,邊含笑着說了一句:“小姐,你穿了很好看。這衣服很适合你。”

    隻見那女子拉着裙擺,婷婷地向後一轉,朝來人道:“好看嗎?”聲音極柔膩,含着誘人的鼻音,連臻聽着都覺得心裡癢癢,似有隻柔軟的小手在心裡頭撓啊撓的。

    因低頭的緣故,她隻瞧見有兩雙男士的鞋子。一雙是嶄亮的黑色皮鞋,十分正式的鞋子。而另一雙則是咖啡色休閑款的皮鞋。有個低沉的聲音帶着幾絲輕笑,似遠又似近地傳來:“這個問題,想來不是問我的?英章,是不是?”

    大約是彎身太久了,她隻覺得太陽穴旁的血管在突突的跳,就像有誰拿了針不停在戳着那兩條青筋,全身的血液盡湧往那一處,仿佛随時會漲爆而出。

    那英章似怔了怔,隔了幾秒才開的口道:“嗯很好看。”隻輕描淡吐的幾個字,連臻隻覺得天一下子變黑了,眼前的一切似乎都看不清了。

    地上鋪着錯落有緻的地闆,铮亮铮亮的。因公司規定了員工每一個小時要拖一次地闆的條款,所以那女孩子進來前她才拖抹幹淨。一點灰塵也沒有,幹淨極了,淡淡地映着那三人的輪廓。也僅僅是輪廓,其他什麼也沒有

    她盯的久了,地闆好像變成了無數無數的木闆塊,密密麻麻地朝她直直逼來。

    世界早已經失聲了,她耳邊隻有一幹“嗡嗡”之聲。似乎一輩子那般久遠了,那女子清清脆脆的聲音地悠悠地傳來,可聽在她耳中卻像在做夢一般,茫茫然然都凝成了一片:“謝謝,請幫我包起來吧。”

    她慢慢地直起麻木的身子,機械式地接過那女子遞來的衣服,極緩極緩地綻放出一朵微笑,擡頭:“好的,小姐,請稍後。”

    她緩緩的轉過已經如鐵般僵硬的脖子,眼角的餘光不意外地瞧見他的身體似乎輕輕一震。而她,與他擦肩,轉身而去。

    想不到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與他再見面了。葉英章,看來你過得很不錯。

    一推開店門,雨絲細密,迎着秋末涼風而至。工作服早已經換下了,連臻攏了攏身上的薄外套,仰首凝望了一下黑漆漆地天空。雨絲如簾,不停墜下,飄忽地打在她的臉上,不疼,卻帶了點點的寒意。她木然地低頭,往公交車站台走去。

    因是加班,她在店裡早吃過了工作餐,所以也就不用再轉農貿菜場去買菜了。也或許因為這個緣故,她向來喜歡加班,除了可以多拿一筆加班費,還可以省去一頓飯錢。這個城市消費太高了,她一個小店員,就兩千多元的收入,扣除房租600元,每天的夥食大約1520元,一個月下來也有500左右了。水電煤氣,再省也要半百。馬上又要一筆暖氣費用了唉,再加上一些最基本的生活用品消費,她一個月下來幾乎攢不下什麼錢。

    個月的時候,從工資裡還扣除兩套工作服的錢。為此她吃了整整一個月的方便面。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外套,很廉價的地攤貨。以前以前,她雖然也穿着普通,喜歡t恤牛仔,清爽的小裙子,但那種面料和做工,絕對是舒舒服服,一絲不苟的。

    那個時候父親随手放在她房間裡的錢,都夠抵她現在一年的工資了。她什麼時候過過這種日子啊。母親雖然去世的早,可她卻一直被父親捧在手心裡頭,如珠如寶地含着長大的。從來不知道苦字是怎麼寫的。

    她猛然搖了一下頭,以前還去想以前幹什麼?以前的世界早已經天翻地覆了,早沒有了她對自己說過要忘記的。

    車窗上挂着雨滴,就着灰塵,時不時地沿着玻璃晃晃蕩蕩地滾落下來。大約是太偏僻的關系,此時車上空無一人,挂着拉手随着車子的颠簸,一路發着“叮鈴咣啷”單調之聲。最後,公交車發出了“呲”一聲長長的刹車聲,猛地停住了。新禦宅屋

    她起身,下車。雨似乎越下越大了,密密麻麻地從黑洞洞的天空裡墜落着。她歎了口氣,離她的租房還有好長一段路呢。走回去,肯定淋得濕透。她将外套脫了下來,蓋在頭上,開始跑起來。

    到了樓下的時候,已經氣喘籲籲了。外頭已經濕透了,不知道晾一天會不會晾幹。人倒還好,因奔跑,全身都熱起來了,應該不會感冒的。她不由地露出一個苦笑,現在的她連個小病也生不起啊,生了病除了要買藥,還要請假,一請假窩在家裡還要多兩頓飯呢。

    還好剛剛跑的快!以往高中裡測試長跑成績,她都沒有跑過這麼快呢。說起來還得感謝她的高中體育老師。還記得那個老師姓費,因剛畢業,才分配過來,他們這群不大不小都喊他叫小費老師,後來喊着喊着就變成了小費。

    那小費老師也不介意。但是他唯一會介意的便是他們學生的成績,誰要是拖了他們班的後退,他可不輕饒,每天一早的早操課,都會在操場上大吼:“xxx,你沒有吃飯啊,給我跑快點!”

    他的隔空傳音之術可厲害了,隻要一喊,保管整個高中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她的長跑最爛了,又怕被他吼,所以每每都是拼了命的跑。大概就是這麼給逼出來的。那個時候她每次上體育課都在祈禱小費老師生病,唉,後來要不是當時在高中打下了底子,她的身子怎麼能熬過那段時間呢

    爬到了樓頂,推開小鐵門,房屋裡頭的陳設入了眼中。雖然小,雖然簡陋,但卻是她現在的窩。

    她把外套洗好,擰到滴不出水後,又用幹毛巾裹着再擰了幾次。最後,将衣服挂在自己拉的繩子上。又去擰了抹布,将麻雀大的空間擦的窗明幾淨,纖塵不染。水有點冰涼,撲在臉上依稀已經有冬天的氣息了。

    最後,在轉不過身的衛生間裡洗了個熱水澡,将自己弄得幹幹淨淨。就算再窮,租房子的時候再拮據,但是她還是咬牙租下了這件帶衛生間的小屋子。她什麼都可以忍,可是忍受不了去公共浴室□裸地跟别人一起洗澡。

    等她最後躺進柔軟被窩的時候,手表已經顯示23點45分了。手表是白色的,陶瓷的表鍊,燈光下隐隐泛着瑩潤的光澤。這表是當年她二十歲生日的時候父親送的,是她現在身邊最值錢的東西了。

    李淑現在跟她比較熟了,說話也就随便了,前幾天還問她:“連臻,你這個範思哲是夜市哪個攤位買的啊?我看着覺得做工不錯,仿的很像,接近a貨水準。”她心微微一抽,卻還是擒着淡淡地笑,道:“我很早以前在市買的。”李淑“哦”了一聲,也沒有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

    二十歲生日的時候,真真是懵懂歲月,如詩年華。每天醒來,紅日滿窗,小白趴在她身邊,呼呼地對她噴氣。羅阿姨總是會在她醒後才來敲門,喊她下去吃早餐。然後,她會汲着拖鞋,披頭散發地抱着小白,噼啪噼啪地下樓。餐桌上總是擺着一杯鮮牛奶,兩個荷包蛋,她坐下的時候,猶自散發着熱氣。

    作者有話要說:梅子的新文,請大家多多支持!另外關于《錦雲遮,陌上霜》一文已經進入出版流程,預計12月中旬上市。《流光飛舞》也在修最終稿了,會在錦一書後面上市。

    如果大家想知道梅子平時最新動态詳情,請專注梅子新浪微薄:jj梅子黃時雨:新禦宅屋

    第2章

    連臻猛地從床上做了起來,屋子裡一片漆黑。她啪一下打開了房間裡頭唯一的一盞燈,清清亮亮的的光線瞬間照亮了屋内的每個角落。

    又做夢了,夢裡又回到了從前。她回了神,才發覺掌心烙得發疼。緩緩攤開,是手表,她不知不覺居然握了一個晚上。顯示的是淩晨5點。還早,她還可以再睡一下。

    她關了燈,又躺了下來。被子裡暖暖的,可是再怎麼也睡不着了。最後索性起來,在小煤氣竈上熬了一小鍋小米粥。鍋子裡“撲騰撲騰”的沸水聲,熱氣袅袅升騰。屋子裡不再安靜的讓人心慌,有了些許生活的熱鬧。她緩緩一笑,這些聲音讓她心安如水,不再惶恐。

    她摸了摸昨晚晾着的外套,已有□分幹了。便取過吹風機,坐在床上,呼呼地對着衣服吹熱風。不時放下衣服,去攪拌一下粥。

    以前十指不沾陽春水,如今重頭學起,半年下來也有模有樣的。怪不得這俗話說的好,人是給逼出來的,每個人都有無限潛力。

    墨齋小說]羽絨服了。

    店長孟靜一下車,便已經瞧見連臻,衣着單薄地站在廊下。她眯了眯眼睛,連臻的衣物雖然廉價,但穿在她身上,總是很好看。素顔的她,明眸皓齒,膚白如玉,顧盼之間總隐隐還有種淡淡的氣質。說有點高貴吧,明明穿得普通之極,說脫俗吧,一頭嬌俏的短發,如同一個學生。可分明是兩者兼而有緻的,還夾雜了淡淡的一種疏離。反正綜合在她身上,很是奇怪。

    她身為這家店的負責人,是這裡唯一知道連臻過往的人。心裡頭總是暗暗詫異,到底當年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會讓這個看上去清麗淡雅,連脾氣也溫柔的連臻犯了罪,甚至還被關在牢裡兩年多呢。

    若不是當時自己店裡人員緊缺,估計她也是不會要她來上班的。不過這半年下來,她發現連臻還是不錯的,不多言不多語,但是肯吃苦耐勞,什麼苦活髒活都搶在個做。更重要的是,從不跟其他銷售人員搶客人。所以連一直對人百般挑剔的店中銷售王牌李麗麗對着她也挑剔不起來。

    她再擡頭時,已經将心裡的詫異掩蓋地分毫不剩了,笑吟吟地道:“連臻,你這麼早啊?”連臻規矩地問好道:“孟店長早。”

    左看右看,再怎麼看也是好人家的女兒。怎麼會孟靜暗不可聞地歎息,打開了店門,轉頭問道:“連臻,吃早飯了沒,我買多了。”連臻搖了搖頭,淡淡微笑:“謝謝店長,我已經吃過了。”轉身,已經去雜物房取掃帚拖把。

    今天不是她值日。不知道為何,這個連臻,雖然每次總是淺淺笑着,可她對

   下一章

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百度推薦

旗下網站: Win10之家|

旗下軟件: Win10系統|

Win10 - 應用,遊戲,下載 - Win10之家

Copyright (C) Swin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Win10 版權所有 浙ICP備123456789号